最难拍的一部《鬼吹灯》,让我只想催潘粤明继续营业

8月30日,在前作《龙岭迷窟》吊足观众一年的胃口之后,潘粤明、张雨绮、姜超主演的电视剧《云南虫谷》,终于在腾讯视频正式上线。

开播两周,观看量突破5亿,《云南虫谷》凭什么备受期待?

首先,这本被认为是《鬼吹灯》系列里最恐怖、最难改编的故事。原著中被虚构出来的虫怪与痋术的吓人指数是系列之最,极考验制作团队的想象力和把控能力。

其次,去年播出的《龙岭迷窟》打下了一个好口碑,在《云南虫谷》中潘粤明、张雨绮、姜超这一组默契十足的“铁三角”梅开二度,顺利再聚首。

最难拍的一部《鬼吹灯》,让我只想催潘粤明继续营业
铁三角专业探险小分队。

此外,在某种程度上,《云南虫谷》还是鬼吹灯系列的承前启后之作——第一次将90%篇幅都放在了一场冒险上。

承接前作的高光,《云南虫谷》的表现如何?

在忍不住提前刷完14集之后,我只想高呼一声“好家伙”:命途多舛的《鬼吹灯》系列影视化改编,走上了“可持续发展”之路。

所谓冒险,重要的是“奇”和“险”

在很多人心中,2006年横空出世的《鬼吹灯》,可以说是中国版的《夺宝奇兵》。

公正地说,15年前《鬼吹灯》在天涯论坛初开连载时,虽然很快便一炮而红,但此前从没想过当作家的天下霸唱,显然带有不小的玩票性质,故事前两部都有明显的“指哪打哪”的随性。

故事的主线,直到《龙岭迷窟》的结尾,也就是胡八一领取“寻找雮尘珠”任务,才浮出了水面。

16集的电视剧,《云南虫谷》的故事主线基本放在了去往献王墓的通关路:

遮龙山水洞前后,水彘蜂、刀齿蝰鱼、鬼信号、雕鸮、血棺等名场面一一奉上,这只是开胃菜;从山神庙进入葫芦洞之后,死漂、霍氏不死虫、红衣闪婆、乌头肉芝还在前方等着。

最难拍的一部《鬼吹灯》,让我只想催潘粤明继续营业
跟着铁三角上“探”凌云天宫,下“寻”墓穴暗河。

剧中甚至对胖子因贪小便宜“中邪”的情节,都做了精准还原——不得不说,这是姜超版“胖爷”武力值最高的一次,可惜打的是队友。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导演费振翔说,《云南虫谷》的定位是冒险片,不是恐怖片,所以会适合全年龄段的观众。

事实上,对于这个系列来说,恐怖从来都只是外壳。

冒险真正的卖点,一是“奇”,二是“险”。

所谓“奇”,是那些跳脱日常生活之外的奇观——譬如,在终于等到霍氏不死虫现身之后,有网友啧啧称奇,在嫌弃人家恶心之余,还开起了趣味十足的脑洞,“它的牙还能旋,挖地铁多好使啊”。

最难拍的一部《鬼吹灯》,让我只想催潘粤明继续营业
虫谷最强生物霍氏不死虫上线。

虫谷

所谓“险”,当然是刺激肾上腺素的戏码。毫无疑问,献王墓的通过难度自然是噩梦级,但“武力+头脑+装备”爆表的主角团,显然还是离屏幕前的普通人有些“距离”。

所以,你也就能明白,为什么每场冒险都有龙套和工具人。

胡八一那么多

只有他还“有下次”

一个热知识:主演过《鬼吹灯》的男演员,已经可以从“胡八一”排到“胡八十二”。

截至目前,潘粤明是唯一一位“梅开二度”的胡八一。

事实上,早在《龙岭迷窟》热播期间,潘粤明和张雨绮、姜超已经敲定了《鬼吹灯》余下几部的合作,这组铁三角接下来还会携手进西藏、下南海、闯巫峡。

这组铁三角凭什么获得认可?

你应该还记得,剧集一开场,铁三角正在北京的家中收拾行囊,胖子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非要给自己和胡八一带上红裤衩的一幕。

最难拍的一部《鬼吹灯》,让我只想催潘粤明继续营业
事实证明,胖爷的红裤衩确实没白拿。

这个在原著中并没有的插曲,算得上是神来一笔的还原:

不知道“灯丝”记不记得,胖子是1951年生人,而他唱的那首歌叫《路灯下的小姑娘》,是1987年的流行曲。也就是说,1987年是“胖爷”王凯旋的本命年呐。

有人或许会说,胡八一和王胖子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还能信这个?

最难拍的一部《鬼吹灯》,让我只想催潘粤明继续营业
真的吗?我不信

包括Shirley杨在内的铁三角都是唯物主义者,但这些身负主角光环的人,在难关面前,同样心存趋吉避凶的朴素心态。

有心的观众,其实可以在原著中找到很多相似的名场面。譬如,在《鬼吹灯》第一部结尾,胡八一决定金盆洗手,但并没有真正摘下金符。

在这里,摸金符象征着摸金校尉的身份,摘下便不能再重操旧业——而对于胡八一来说,隐退转行是必须的,但怀着保平安的愿望以防万一,同样也是趋吉避凶的心态。

用心还原,远不只是文字

这种不止于文字的还原,在剧中处处显现。

第一集,铁三角出发前,伸出手为接下来的旅程鼓劲打气,胖子又哼起了一首外国民歌,秒懂的胡八一附和起来,在国外长大的Shirley杨却只能一脸懵圈地看着。

这一次,胖子唱的是意大利民歌《啊朋友再见》,曾在70年代被前南斯拉夫经典电影《桥》用作插曲。这歌颂视死如归精神的歌曲,可以说是胡胖二人青年时代的回忆,也分外适合为一段冒险壮行。

最难拍的一部《鬼吹灯》,让我只想催潘粤明继续营业
有一种战斗友谊叫“胡胖”。

此外,王胖子喜欢耍嘴皮子的性格,在剧中也得到了完整的保留,但却发挥着更大的作用——譬如,在终于爬出葫芦洞之后,王胖子曾用一句“献王的墓不会在天上吧”,让胡八一拨开迷雾、豁然开朗。

这就是文字和画面表达的不同。在书中,剧情往往靠第一人称的胡八一去推进,电视剧在第三人称的视角下,人物的内心独白不能用画面还原时,王胖子那张停不下来的嘴,便在很多时候成为了“无心插柳”的剧情推进点。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笔下的《鬼吹灯》一直围绕着“人在充满未知的环境中的思考与行动”讲故事。所以,铁三角的完整形象得以在冒险的过程中逐步立体:

此前因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而略显疲惫的胡八一,在各种难关面前展现出超高智谋和坚决果敢,破解了种种机关;Shirley杨则始终是三人中处变不惊的一个,在冒险前做足充分准备,因此被网友调侃背了个“百宝囊”,仿佛随时都有法宝过关。

最难拍的一部《鬼吹灯》,让我只想催潘粤明继续营业
一个专业且优秀的团队,必定是每位成员都各有所长。

对于一些大IP而言,在忠于原著和影视化之间取得平衡,从来都是一道极难做的“主观题”。

回看《鬼吹灯》系列的影视化改编,无论是珠玉在前的《龙岭迷窟》,还是当前热播的《云南虫谷》,都有基于原著之外的适度改编。值得肯定的是,这些改编都与故事相辅相成,同时丰富了《鬼吹灯》自身可塑性极高的世界观,成为填充故事核心的血肉。

在很大程度上,这也是《鬼吹灯》影视化改编得以“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原因。

来源:DR 新周刊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