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把酒(九)

东篱把酒(九)

小 路

津苑B区的西墙外,有一截很短很窄的土路,悄悄地淹没在林子里,弯弯曲曲没有任何装饰和点缀,如果不走在上面,或许不认为它是一条路。

在到处都是钢筋混凝土堆砌的城市里,能够找到一段纯粹的土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所以闲暇时,我总喜欢独自到这条小路上走一走。

春雨蒙蒙时分,小路变得柔软了许多。撑一把伞儿,走在上面,泥土在湿润的空气里散发着清新。宁静的空间里,可以听一听自己心跳的声音。

炎炎的夏日,树儿茂密的枝叶,在小路的上方搭成一个拱,拱外烈日当空,拱内绿荫浓浓。走在清凉宜人的小路上,听着林子外面近在咫尺的热闹,却又拥有属于自己的宁静。

深秋绚丽的夕阳下,喜欢漫步在铺满了落叶的小路上,听着被踩踏的叶子,发出细微的“吱吱”声,同秋天告别。叶落归根,泥土下面是树的根,此刻叶子离根最近,透过一层薄薄的泥土,叶子就会完成回归。冬天白雪覆盖了小路,在没有被污染的白色路面上,印下的一串脚印显得圣洁,仿佛是自己洒下的种子,在隆冬时节,植入雪白的大地……

“一条路落叶无迹,走过我走过你。我想问你的足迹,山无言水无语。悄悄地我从过去,走到了这里,我双肩驮着风雨,想知道我的目的,走过春天走过四季,走过春天走过我自已……”

东篱把酒(九)

津苑C区北面林间绿荫里,从三月份来到这里的放蜂人,渐渐被小城里的人们熟悉。树下的帐篷、小桌、躺椅、清茶和单田芳说评书时沙哑的声音,与一排排蜂箱和嗡嘤勤劳的蜜蜂,构成了小城的一道风景。

每每有人造访,聪明的养蜂人总会热情搭讪,不管来者是否买蜜,都会要求加个微信。接下来每到摇蜜的时候,便在群里下通知。于是摇蜜的那天 ,会聚来许多人,男的、女的、孩子们凑在一起,观割蜂胶,看摇蜜,评蜂蜜的质量,品新蜜的香甜。有的孩子怕被蜂叮咬,还会戴上养蜂人的纱笼,俨然一个小小养蜂人。这时节花儿攒动,蜜蜂飞舞,大人欢心,孩子笑闹,人们快乐地庆贺着蜂蜜丰收。

六月中旬,鲁北地区随着麦儿的收割,盛开的花季过去了,开花最晚的枣树也已经花谢结果,蜂儿在这里不再有丰厚的食物。一天晚上,养蜂人在群里下通知,说明天早上是今年夏天在小城最后一次摇蜜,接着就要转场了,要去淄博安营扎寨,那里的荆花开了,他要带着他的蜜蜂,到那片广袤的花海里采撷花粉,酿出荆花甜蜜。

一大早,人们便聚集到了蜂场,重复着以往摇蜜时的举动。只是这一次隐隐约约觉得,有恋恋不舍的情绪微微荡漾。是舍不得蜂蜜的甜美,为小城从此没有了这种热闹景致的失落,又像是在为蜂儿送行,期盼着秋天的花开后,蜂儿的回归……

东篱把酒(九)

观澜亭下

观澜亭下,正值伏汛的黄河,翻卷着黄色的波浪,浩浩荡荡一泻千里,朝着大海的方向奔去,混浊的河水显得凝重,仿佛裹挟着千百年的故事。

观澜亭里,年轻的妈妈带着儿子饶有兴趣地游览,看着雕梁画栋的亭子,妈妈叫儿子:“快看,亭子上画得都是古画,真美!”

童年的儿子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儿,又像一只调皮的猴子,绕着亭柱上窜下跳,根本不理妈妈的茬儿。妈妈看到亭柱上“袖吞河色黄千里,牕纳海光绿一勺”的对联,读了起来,但是在读到“牕”时,她不认识这个字,便问儿子:“这字这么念?”

儿子瞅了瞅,翻了翻眼皮说:“不认识!”但是儿子忽然一抬头,看到了亭子里尖顶的旁边,有一个鸟窝,兴奋地喊道:“妈妈妈妈,那里有个窝儿,里面有鸟儿拉的蛋!”

“哈哈哈哈。”妈妈听了儿子的话大笑起来:“鸟儿都是下蛋,拉蛋还是第一次听你说,你这语文学得!”

儿子听妈妈这样说他,调皮地朝妈妈说:“你刚才不也不认识那个字吗?”

儿子说完,妈妈一愣,接着又哈哈大笑起来,母子俩的笑声,宛若一朵小小的浪花儿,融入了奔腾的河流……

作者简介:卞新波,1966年5月出生,大学学历,爱好文学,山东利津人。

东篱把酒(九)

作者:东营微文化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