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焦虑下沉静,于迷惘处坚守

“时代扔掉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也不会和你说。”张泉灵的金句火遍网络,随之而来的是愈演愈烈的焦虑之风。吾以为,当时代的列车飞速向前,我们应于焦虑下沉静,于迷惘处坚守。

毋庸置疑,焦虑已是当下的常态。有人说它切中肯綮,是给青年的清醒剂;有人说它贩卖焦虑,让年轻人心生迷惘。诚然,对于“佛系”与“丧文化”,适度焦虑确实能激励我们向上走。但在如今过度焦虑的背后,是无数疲惫于奔跑但不明所以的追逐者。

在我们与社会不同频时,“与别人不一样”就成了扑面而来的压力,被抛弃的窒息感迫使我们跟上社会的步伐。每个人都在愤世嫉俗,每个人又都在同流合污。在攀比的社风下,没有成就便是犯了“不成功罪”,令人难堪甚至愧疚,以致我们寻求的竟不是内心的坚守,而是所谓“融入集体”带来的安稳。

但是,在这样的努力下,我们追逐的是什么?金钱、地位还是渴求的话语权?当“适应社会”代替了思考,当一时“失败”变成了原罪,正是麻木的拼搏机器们共同早就了“垮掉的一代”。

这是怎样的生命质地与心灵气象,我们还有梦想的能力吗?我们还剩多少精神家底?正如蒋勋所言:“若是群众无法思考,社会的繁荣强大都是假的,都将毁于一旦。”表面的浮华只是泡影,背后的虚无才是真相。

切莫焦虑遮望眼,心有坚守自有道。在浮躁的社会里,焦虑下的压抑,迷惘中的茫然,无一不在攻击与逼迫着年轻的心。但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发展时区,每个人都在自己时区里有自己的步程。

杨绛曾说:“无论在人生的哪一层台阶,阶下有人在仰望你,阶上亦有人在俯视你。你抬头自卑,低头自得,唯有平视,才能看见真实的自己。”不用嫉妒前面的人而产生焦虑,也不用嘲笑后面的人来制造焦虑。

“在命运为你安排的时区里,一切都准时。”不必焦虑,不必迷惘,生命就是等待正确的行动时机,我们没有落后也没有领先,何不目光温柔步履从容。

历经山重水复,我们追求的不是世俗定义的成功,而是心间的云拨月明。唯有沉静,方能坚守。坚守,是陶渊明东篱采菊的清明,是李太白把酒痛歌的爽朗,是苏子瞻赤壁泛舟的豁达。

人的一生,最重要的的是在心间的一泓清泉里撒下月辉。庸俗成功学只会打乱步伐,让我们偏移心中的轨道,成为在焦虑中沦陷自己的时代牺牲品。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自我的价值不一定要让社会来证明。别被社会的标准牵着走,别让周围的压力扰乱心。在坚守初心的路途上,坚定淡然,便足矣。

于焦虑下沉静,向内审视;于迷惘处坚守,初心不易。(文/瑾兮)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