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都是逐利的,为啥互联网大厂还不进入红利大的智能制造业?

很多小伙伴都在后台问,为啥现在互联网内卷已经形成各种极端事件,之前上头还出面全部摁过一次,但现在,还是在外卖,单车,支付,生鲜各种民生方面杀成红海,内卷得不要不要的。

而制造业呢?就说刚刚去制造业源头珠三角一些厂子实际看过,有些使用的机器都已经超期服役,甚至比一些小伙伴年级都还要大,很多都还没升级到工业2.0版本的设备,而欧美早就到了4.0版本。

按道理来说,我们早早就提出了大力智能制造业,而实际情况也是很多设备有极大的升级空间,为啥在互联网杀红眼的三巨头,不去抓住这个机遇赶紧上车?

还是一个劲地在生活中已经足够方便的服务,啥团购,外卖,零售,甚至菜市场中内卷?而且还是几百上千亿的去卷,放着制造业总体水平落后人家几代的产品,不少设备都还需要进口,光是想到就是打心里来气。

为啥这些大厂不能向别的国家那样搞工业化4.0,也就是智能制造生产设备呢?

先说答案,很简单,不够赚钱,根本不符合网络三巨头的盈利需求,打个最简单的比方,互联网是红海,制造业TMD就是火海!

资本都是逐利的,为啥互联网大厂还不进入红利大的智能制造业?

—1—
资本都是逐利的

说个小伙伴们都不一定知道的事情,就是这三巨头都是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其实不止这几个,基本上互联网巨头都在开曼群岛注册,那么问题就来了,为啥他们要跑去哪里注册呢?

很多小伙伴一定就蒙了,背后的道理很简单,避税,都说开曼群岛是避税天堂,为啥?因为在那地方开公司有几个特殊的属性,第一就是保密性,啥意思?

具体很复杂,但你就把他看成一个人有隐藏属性,可以躲在暗处,就如同黑暗森林法则一样,怎么样都不会被查到,也就意味着不会被攻击。

一个企业保密性很重要,就像美帝要求所有芯片厂家例如三星,台积电提供客户名单一样,只要有了这个名单,就可以找到买家,然后查看哪个买家和我们企业有关的,再下狠手恶心死你,一个道理。

现在只要你在那地方注册,公司董事股东这些信息不对外公开,具体操作就是,只要注册之后董事股东名册丢一份在注册处就行,而且文件不会公开,意味着万一注册处一个不小心,来个大火大水等,也就没人查得到了。

第二个属性就是无税收,那个地方交税很简单,除了每年交一次牌照费就行,而且不管是啥时候注册的,每年一月缴纳就完事,超过时间会产生罚款。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和你办理宽带一个道理,每年到期交费,如果忘记交钱了,那就会产生滞纳金。

还有一个属性,就是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这些公司都属于离岸公司,啥意思?我们把岸理解成国界,就是在一个国家注册,然后跑到另一个国家经营,所以这个公司只能对它使用注册地的法律,而投资人不用亲自跑到注册地去,这样就完美享受了零税收的属性。

这时候小伙伴就会疑惑了,这有啥可以避税的呢?知道了刚刚的几个属性,那么接下来就讲重点,小伙伴们可以把上面几条看成金融工具就好,我们人类能站在食物链顶端,就因为会使用各种各样的工具。

有了这些工具还要会用,交易内容是这样,国内工厂有价值70万的货物,卖给美帝客户100万,这时候这样操作。

由开曼公司打70万给国内工厂,工厂就把这批货物发给美帝客户,然后30万的利润就留在开曼公司。

这时候开曼公司有30万利润,不用交税,而国内呢?这批货物价值70万,交易也是70万,同样不用交税,而工厂还将收入款项变成70万,办理手续费又降了几个点。

当然这只是简化版,真正的手续非常复杂,就说个例子,苹果公司就利用这一系列的活动,一年直接避税600亿美元,其中一个子公司3年总收入380亿美元,仅交了2100万,税率才0.06%,要知道美帝的税率是35%,这波操作让他少了多少钱,小伙伴可以自己体会一下。

所以这些公司这么干充分说明了一点,为了钱他们啥方法都能想出来那么我们看看BAT们的具体收入情况。

先看看最赚钱的鹅厂,根据他们的财务年报,2020年全年营收4820.64亿元,去年同期3772.89亿元,同比增长27.8%,净利润1598.5亿元,去年同期933.1亿元,同比增长71.3%,净利润率33%。

这个利润啥概念呢?就说一个数,2020年全年排名第28位的海南全年GDP也就才5532亿元,而排名最后的西藏GDP是1903亿元。

小伙伴可以看出来了吧,它一个公司年的营收相当于一个省的GDP,而它一年赚到的钱仅仅比西藏一个省少了300亿,简直就是一个公司收入等于一个省了。

鹅厂2020年员工总人数是85858名,而西藏一个省人口是350万人,人均GDP约5.4万元,这样平均下来,鹅厂人均GDP又妥妥的秒杀了很多省,因此鹅厂平均年薪81万元道理就在这里。

要知道这世界上,躺着就能领钱的国度沙特,2020年人均GDP才2万美元,所以鹅厂有多赚钱,小伙伴们可以自己体会一下。

紧随其后的就是阿里,2020年营收5097亿元,同比增长35.26%,净利润1404亿元,同比增长74.93%,净利润率27.5%。

最后的就是百度,2020年营收1071亿元,同比下降0.32%,净利润190.26亿元,同比增长931.56%,净利润率17.8%。

那么他们赚钱的核心是啥?靠的是和苹果或者华为一样的各种技术革新么?

不,靠的就是流量,简单来说就是全国人民给他打钱,正如博主小时有一个梦,假如全国人民每人打一块钱给他,那么就有了14亿,正是基于这个原理,才是他们的财富密码。

因此这些互联网企业才会在互联网里头杀成了一片红海,庞大的客户群,加上可以通过不断模仿的各种游戏或者商业模式,可以深入到菜市场大妈应用的手机软件平台,成就了这个互联网消费时代的红利。

综合起来就是说,一次开发,绝大部分人都可使用,就意味着可以躺在所有人身上不停地获利,然后每个人都要给他们打钱,属于本小利大,一本万利这种活。

资本都是逐利的,为啥互联网大厂还不进入红利大的智能制造业?
DCIM\100MEDIA\DJI_0091.JPG

资本居然都是逐利的,那么好好呆在互联网拼杀不香吗?

那我们这边的制造业现状如何呢?

—2—
制造业困难之处
不少小伙伴们都乘坐过飞机吧,又或者听说过空难,空难对每个人来说就等于生还率几乎等于零,而且只会在短短几分钟内就会失去意思甚至生命,就拿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812空难来说。

世界上最严重的一次空难是发生在日本的812空难,一波带走了500多人,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居然有4个人生还,这4个人可以说,真是把自己的幸运值给点满了。

后面倒查事故起因,是因为波音飞机尾部使用了有问题的接合板,导致金属疲劳累积,最后超过能承受的临界值,然后尾部爆了,引发了这个事故。

到了2019年,波音又发生了零件门事件,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发布,有300架737MAX需要更换有问题的零件,这时候小伙伴们一定会疑惑了,不是说飞机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吗?

曾经有个说法就是,要是有人问,坐飞机啥时候最危险,答案居然会是开车去机场的那一段。

这个答题的角度是从统计学上回答,因为据21世纪以来全球主要空难事故统 计一览。

显示,2005年至2012年全球飞机失事致死人数为4756人。

如此,则4756人比189.1亿人,比率为25.15人/1亿人。

即每1亿人 乘坐飞机,约有25.15人因飞机失事死亡。

但是小伙伴们别忘记,统计学只是表明一种概率而已,并不代表着全部,因为当极低概率的事件发生时,各位小伙伴就要学会思考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枚银币连续抛出一亿次都是人头向上,那么下一次抛出,它的人头向上的概率是不是还是50%?

如果没有思考过的小伙伴一定会无脑回答,肯定是50%,但你想过没有,这道题的真正答案并不是50%?那是什么?

那么现在换个问题来问你,小张在街上走,对面来的99个人都是女生,那么下一个是女生的几率是几?还是50%吗?这时候你肯定会反应过来,现实生活中真能有这么巧的情况吗?真是这样的情况,小张一定是在处在某个女子高中校园里乱晃,所以才有这个结果,那么小张下一个碰上女生的几率必定极大地提高,而不会是50%。

因此我们在看问题统计的时候就必须学会思考,一个银币连续抛出1亿次都是人头向上,那么很有可能这个银币两面都是人头,简单来说就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因此虽然经过统计学知道,飞机出事的概率极低,但是换了个特定环境下,那么事故率就肯定大大提升了,就比如你刚刚准备登机,通知前面有架飞机出事,那是不是要考虑那天机场天气非常极端恶劣?那是不是要考虑同类型的飞机同样的存在缺陷?这才是真正需要学会思考问题的思维方式。

所以,在2018年10月到2019年3月,波音某型号飞机连续两次发生事故,随后,美国联邦航空管理披露了这个飞机的问题,原因就在与有不当的零部件用在了飞机上。

那么更深一层的思考就来了,为啥不当的零部件会被使用?因为美帝虽然有强大的科技而且含金量是世界顶级的制造业,但现在,他的制造业已经变成,都是用来制作商品的零部件。

美帝在一二战吃进了战争红利之后,开始设计了全球产业链的布局,然后让自己的实体制造业全部搬出去,而自己仅仅把握住尖端科技部分,自己国内搞起了金融经济。

为啥他要这么干呢?简单点来说就是制造业利润低,利润低就意味着员工收入非常容易受到影响,进而非常容易引起社会矛盾,所以他就设计了这个雁阵。

首先,通过利用美元霸权和世界金融中心地位,向全球输出资本,然后再通过这些资本在全球输出技术,然后通过投资收益和服务费进一步赚到更多的资本,从而保持了美帝的人们,能享受到全球最高的福利。

小伙伴们说听不懂,就用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来解释。

首先,东南亚很多国家没钱办厂子,但有地方,有人力,又想发展,怎么办?

那么美帝来了,和他们说,给你们贷款建厂,这些贷款当然不是真的钱,而是以制造设备的形式进入,然后东南亚国家提供人力,场地,这就是资本和技术的输出。

好了,这些厂子赚钱了,要卖出去,用啥结算?肯定是世界流通率最大的美元啊,然后这些厂子东西全部换成了美元,这时候工人要发工资,那么就把赚到的一部分美元换成当地的货币发工资,而盈利大部分还是在外头,这就是外汇。

好了,要分利润了,因为要还贷款,美帝拿走了一大部分大约50%,然后要收知识产权税,又拿了一大部分35%,最后才是按双方的股本比例分最后的一小部分收益,大约占15%。

而东南亚国家提供的场地,资源,电力这些东西都是非常便宜的,也就意味着占股比非常小的一部分,很多地方占股比大概也就是20%左右,那么就意味着在最后一小部分收益分成的时候,还是只能分到15%中的20%,也就是总利润的3%,其他都被美帝给拿走了。

很多小伙伴就问,有实例吗?

有,这个具体例子可以从掌握着韩国整体经济命脉的三星看出来,为啥说是经济命脉?三星占了整个股市市值的70%,只要它涨咯,整个国家GDP就飞涨,你说是不是经济命脉了。

而就是这个经济命脉的企业,它的外资占比高达89%,而自己掌握在手中的才11%,正如上面说的那样,不管它发展如何,最终都是被美帝躺在它上面吸血。

美帝就通过把利润最少的制造业给转移到其他地方,极大降低自己的成本,然后把握住最大利益的核心技术,通过抓住一个产品最核心的零部件的方法来影响整个产业链,最直接的就是芯片。

所以现在美帝要各大芯片厂家丢出客户名单,谁敢不丢?什么所谓的客户至上,致死保护客户私隐的承诺完全抛在脑后,三星就在今年10月份向美帝提交了芯片的商业数据。

说了这么多就是要表达一个意思,发达国家都把制造业搬到了外头,自己仅仅保留整个制造业最赚钱的部分,就是因为制造业的利润太低了,而他就只用去搞金融资本,躺着吸血就好。

当然搬出去之后,现在他们被反噬了,波音事件正是恰恰给说明了这一点。

明白了这个道理,就能明白了为BAT这几家企业迟迟未动的原因,这些互联网巨头背后都是天量的资本在运作。

在美帝,资本都想尽一切办法把制造业赶了出去,而美帝可以说是资本伪装成的国家,既然这样,你认为这些互联网资本还会亲近制造业吗?

好了,有的同学就说,但是智能制造业里头还是有不少软件在的,互联网资本可以去跟他们学,但可惜,答案是他们学不了,为啥?

—3—
智能制造业的短板
当然制造业里头也有很多科技含量的软件巨头在里面,就像制造业常常会用到各种辅助的软件,例如CAD,CAE,CAM,CAPP等等,小伙伴们不需要理解是啥软件,只用知道是要给机器用的就行。

但是这些给制造业用的软件非常碎片化,啥意思?简单点来说,他们都只能用在特定的地方,或者设备上,例如西门子开发的电气自动化计算软件是没办法和ABB的软件通用的,虽然都是用在电气上,但都只能一一对应用在自己的品牌电气上。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玩游戏的人知道,每个职业都有自己的神装,但之间也有共同的神装,就比如你如果是战士,自己的神装就要偏向于加血量,这样比较抗揍。

假如你是法师,那么你的神装就要偏向于加智力值,这样你的魔法攻击才高。

假如你是射手,那么就要偏向于攻击速度和范围,这样你的攻击才能有效。

但是大家都需要一件共同的神装,就是减少技能冷却时间简称为CD的鞋子,因为这样就能让你在同一时间内多放一次技能,这对每个职业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而工业软件就相当于各种加血或者加智力加攻击范围的装备,非常的细化,因为各种客户,不仅需求各不同,要求还巨多巨细,而且需求量小,技术之间又无法复制,再加上如同上面说的,制造业客户普遍没啥钱,有时候还付不了款,就这种情况下,还有很多的小公司低价竞争。

而对于我们的互联网巨头来说,他们就是那个减少CD冷却的鞋子,谁都可以拿来即用,而且只用开发一次,几乎所有客户都可以享用,研发团队只用升级核心技术,弄好各大操作系统的兼容性就行,不用考虑私人订制。

国内有不少巨头公司曾经也想进入这些细分的工业化自动市场,但是面对这样一个利润微薄、成长空间几乎没有、耗费人力物力的鸡肋市场,不少公司到最后还是认栽,解散了成立了没多久的事业部,放弃了该市场。

但是也有例外的,例如西门子,ABB,施耐德,达索系统这些近似处于垄断地位的工业软件巨头,虽然有,但是这些工业软件巨头利润如何?

就拿达索系统来说,2020年收入44.52亿欧元约合326亿人民币,净利润4.91亿欧元约合36亿人民币,净利润率11%,一和上头的鹅厂比起来,也就相当于一个零头,而且这些软件还是在自己强项范围内深耕几十年才获得的成果,要不也不会能坚挺到现在。

而且他们能活到现在的做法也非常特殊,特殊在哪里?因为他们自己生产硬件,然后对应开发出适合自己硬件的软件平台,然后呢?就只买软件平台和提供基础培训。

然后将最消耗人力、物力的软件售前咨询,方案设计,二次开发,落地实施,售后运维等繁琐工作包给了国内的众多代理。

可以说,没有这些业务模式灵活、收费合理、吃苦耐劳的合作伙伴们,其实就是常说的工业码农,国外工业软件巨头们根本不可能过的如此滋润,这个做法的原理,其实也是和上段所说的制造业是共通的。

正如刚刚说的,曾经有国内厂家也想按这个模式推进,尝试通过将核心算法打造成无所不用的模块,也就是工业软件专用的减少CD的鞋子,成为常用的技术驱动型公司。

但是到了项目落地的时候才真正发现,工业领域的鞋子真的没法谁能都穿得进去,每个项目都要堆人,然后不停的去修改鞋子的核心代码,最后发现做出来的项目根本没啥大利润。

总之,目前制造业智能化的模式,弄来弄去,大家发现还是只有提供平台,然后进行产业集群模式的公司才能进行得下去,所以我们的制造业智能化道路还是既难走,而且还要爬很远。

那就意味着,这些互联网大佬们,在保持当下如此巨额的利润情况下,肯定是没有动力,也没有必要去做制造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是坚持坐着全国人民给他打钱的事就行。

—4—
结论
很多人都觉得,互联网和实体是矛盾体一样,就和写三体的刘大思路一样,人如果真的全部都进入虚拟的元宇宙,那么就会产生非常悲观的现实,所以他非常反对虚拟世界。

互联网巨头的资本属性,非常排斥智能制造的几个基本属性点。

例如产能过剩就应该自我内卷后自然淘汰就好,干嘛还要进行产业升级,反正倒闭多少家企业,多少人没饭吃又不关这些巨头的事情。

例如普及速度非常慢这个属性,产业升级又不是安装个APP,就能让所有机器都会自己干活,要从硬件到软件全部都要一个个跟上,而且还要不停的观察获得数据进行调试,而好玩的APP,一年来个一亿装机量相对来说更加容易做到。

例如金融属性非常低,关于这一点,上面已经说得非常清楚,这里也就不继续重复唠叨了。

其实从第一段我们就可以看出,不光是互联网巨头牛逼,在互联网的打工人比如程序员薪资也要远远高出制造业,原因也很简单,老板吃肉吃饱了,员工就能喝点汤。

而传统的制造业发展太多年,红利早就没了,新兴的几个制造业还在发展过程中,红利还没大规模出现。

但随着上头看到的那样,开始限制互联网,虽然短期红利依旧,而且互联网已经渗透到了每个人的生活中。

但是别忘记了,这仅仅是因为智能制造的红利期还未到来,虽然我们在很吃力地爬行,但我相信,谁都知道,如果谁能爬到这个顶峰,就能对各个产业链做降维打击,只不过需要较长的时间而已。

按照我们的民族属性,一定能最终爬上顶峰。

但至于是不是互联网BAT他们几个就不知道了。

今天说了比较多,希望大家能慢慢看完。

喜欢就为这篇文章点个赞,谢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