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互联网大厂内卷,这届年轻人争考公务员

文 | 乔雪

互联网,曾是一代年轻人择业时的首选,大家渴望着大厂的欣欣向荣和光环,于是拼命美化简历,攒实习经验,想挤上这趟可能会改变人生,改变世界的列车。但是,也许任何地方都是一座围城,里面的人想进去,进去的又想出来。

于是,那些曾经也对大厂有过渴望的人感受过了,挣扎过了,也煎熬过了,终于选择离开,感受到解脱;也有人离开后,又觉得后悔,又想重回这座围城。

这其中,有一部分年轻人,选择了看似与互联网大厂氛围和风格迥异的政府部门公务员或者国企,朝九晚六作息规律,稳定的职业和安稳的生活,他们的经历剖析出了这届年轻人职业选择上困扰的切面,是选择一份有钱没时间的大厂工作,还是要一个安安稳稳的未来?

1,

大厂和国企之间反复跳,我选择和大家一起“卷”

讲述人:彬彬,曾供职字节跳动,现在为某央企职员

刚毕业的我和大多数人一样,觉得互联网就是我唯一的出路,我没想好以后的职业规划,只觉得先进去再说。说实话,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也找不到什么更好的选择。

我知道互联网“内卷”,但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卷”。同事们都在拼命证明自己,我们有写文档的习惯,这本来就是为了避免大家在PPT这样过度包装的软件上陷入形式主义,但是研究出这套工具的团队可能没想到,工具是永远比不过人的。

文档,开始只是写一些开会的要点,后来就变得看谁能写得更长更多,比谁先能提出新的idea,谁能先把文档发群里,我随时都在focus(关注)群,因为如果一会没看,别人把你的观点说了,你就没得说了。还有一次就是,我同事问我有关一个项目的看法,后来,我发现,我的观点原封不动地出现在了他的周报里。

还有一点有不能忍,我一个程序员,由于项目地base在上海,经常需要北京上海两地飞,有时候周六还要飞到上海去开会。在经历了近2年多的“地狱”加班模式(996真的是福报了),我不仅厌倦了这样的生活,还对生活充满了恐惧。于是,我开始把眼光投向了看似更稳定的国企。

本以为能来这里养老,才发现是我想多了,为了实现更多的创收,常常是什么热,什么是风口就去赶什么。所以,我虽然才入职一年,我的项目组已经尝试过了人工智能、区块链、反正是什么热试什么,项目组钱多,又不在乎。这也就导致了,我好像什么都参与过,什么都会,又什么都不懂。

而且,项目组的节奏也非常快,每隔一周就要对项目节奏,如果完不成任务或者bug太多,还是常常需要加班甚至熬夜。在国企,出错是不被允许的,一次出错可能直接招致点名批评(包括这个项目的所有相关人员),一次黑记录,会直接影响你以后的升迁前途,神经也挺紧绷的。

而且,在这里的工作更多偏执行的工作,创意、想法几乎不可能实现,而且要想当领导必须还要有关系,熬年头。后来我想了想,干着差不多的活,却只有大厂时工资的一半,我不太甘心。

最近,我又在面大厂的机会了,我想,趁年轻,多赚点钱才是正事,既然别人能“卷”,我也行。

2,

进了体制内工作量只有互联网四分之一,我终于解脱了

讲述人:琴子,曾供职美团,现在为高校行政岗事业编制

我无法忘记在大厂的每个周日的下午,每当窗外的光线快要接近日落,黄昏的光晕开始笼罩的时候,我心理的那个焦虑计时器就开始响了。

我讨厌快要到来的周一。

在互联网大厂里,每个人都要负责一小块业务,这一块业务是除了你自己,其他人可能并不清楚的,所以我真的很像一位流水线上的女工,被卡在一个小按钮上。

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我几乎失去了所有个人时间,虽然公司名义上是双休,但周六要写一整天的周报,至于为什么要写一整天?因为我的周报,是我上级周报的一部分,她要随时问我,所以周末我也会随时待命,就变相996了。我不敢出去玩,如果想和朋友去玩,也要背着电脑。每一天,脑子里都有根弦被绷得特别紧。

我身边的同事,基本上回家时间也在10至11点左右,有个姐姐就和我抱怨,早上出来上班的时候,孩子还没有睡醒,然后晚上回家时,孩子却早已经睡着了,根本无法陪伴孩子的成长。这一点,点醒了我,我觉得我还是要走一条正常的人生轨迹。

有一段时间,应该是上级觉得我们部门的工作不够饱和,给我们领导施压了,我们部门就搞了一个平均下班时间的排名,还把大家每周的工作时长放在群里。你看到你每次都排后几名,也不好意思提前回家了。

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晋升。

光晋升报告就改了有10遍左右,我写完了给我的小领导看,小领导再给大领导看,再反馈回来,就一直在改,其实我也搞不懂到底在改什么。不停地去上升,加一些看似好像很厉害的大厂黑话,结果改到最后,跟我一开始的版本,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差别。那段时间特别忙,加上晋升报告,我整个人被折磨得筋疲力尽,虽然最后也成功晋升了,我却觉得没有什么留下来的必要了。

和朋友的一次偶然聊天,我知道了原来高校里做老师其实是份不错的职业。于是,我开始备考,没用多久就考上了。

现在我的生活非常规律,早上八点上班,下午四五点就可以下班,几乎没有同事愿意“卷”在加班这件事上。而且越来越能感受到人情味,我刚来的时候,因为是换了城市,几乎每见到一个新同事,大家都会关心我有没有安顿好,需不需要帮忙,这在大厂的时候是完全感受不到的。

薪资方面,和在大厂没有太大的落差,公积金也会比较高,而且最关键的是有寒暑假,工作量可能是以前的1/4都不到,我整个人状态都特别饱满,也能带着信心投入到工作中,而且因为下班还有大量的空闲时间,我业余时间还做了一名小红书的博主。

如果要给现在初入职场的新人一些建议,我认为不要随大流,多实习是有帮助的,但是也要知道,实习可能不能代表你真正的工作,可以多关注一下身边人的状态,看看那是不是你真正想要的,要把视野看的更开一点,多去尝试,你才会有更多的选择的机会和空间。

3,

考公务员是想逃避,离开大厂我有点后悔

讲述人:肖文,曾供职滴滴、百度,现在为机关单位事业编制

说实话,我去考公务员,是想逃避的。

之前在滴滴和百度,我都有过实习经历,也顺利拿到了百度的offer,但很不幸的是,我渐渐地发现,我做的是一块边缘的业务,最直观的感受是我们组离职率特别高,每隔几天就有人要走,最后加上我,只有3个人做这块业务。

我们这块业务是对标抖音的,你想想,抖音可是有一整个部门在做,但我们只有三个人,拿什么和别人比。加上我们确实也无法创造什么收益,上面也没给我们下硬性的指标,所以,当你有一些想法的时候,技术、美工,也不愿意花很大的心思去做,做出来的产品总有一种过家家的感觉,确实很粗糙。据说在我离职后没多久,这块业务就被砍掉了。

现在的工作可以说是闲上加闲,我入职快2个月了,我,包括我的领导,都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的这个岗位是集团统一招聘的,然后就把我直接放在了这个组里,但这个组却根本就不需要我这个岗位的人,所以就导致,把我挂在这之后,我现在的这个临时的组长也不知道怎么安排我,他又不能不管。

我现在就是摸鱼摸一天,周五再编一编周报,其实,我心里清楚,这周都没干啥。这样的日子我已经有点慌了,我是个闲不下来的人,什么都不做真的很心慌。我也和同事聊过自己的状态,但同事安慰我说,体制内都是这个样子的,他们也是这么过来的。

我回想起,我在滴滴的时候,我虽然刚入职不久,但是老大就把一个很重要的负责人交给我对接,让我给区域布置日常的工作,就给我相当于百分百的信任,也相信我有能力能做好这部分的业务,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而到了这里,大家都是一个人管一片地儿,每个人把面前的一亩三分地管好就行了,别人不太关心你到底做了什么,也没有绩效。

另外,在体制内,一个潜规则是,绝对不能越级去找领导谈话,所以我只能找我的组长问,我到底需要干些什么,但组长口头上答应会帮我问的,问没问我不知道,不知道干什么是现在一直的状态。

由于这份工作给我解决了北京户口,如果离职,我就要付很高的违约金,这是我没办法承受的,而且我这个岗位特别看经验的,我现在完全没有经验,再往外跳也不容易。

我感觉自己,是从一个坑又跳到了另一个坑里。

4,

从程序媛到公务媛,工资减一半,烦恼也减一半

讲述人:四月,曾供职于一家互联网教育机构,现在为某省会城市公务员

我之前在一家头部的互联网教育机构做开发,现在转到了公务员,原因就是太累了,从体力上干不动了。我是缓了近一年,才备考的。

我进来之后,我发现,就是这样5点多就下班的环境,竟然也有很多同事喊忙,我心里暗想,现在一周的活我之前可能不到一天就要做完。

之前在大厂的时候,我最反感的其实还不是工作量太大,而是来自领导的PUA。每天都在从各个地方挑我的毛病,有一次我真的受不了怼了她,她直接开始飙泪,并且@所有人,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

因为我们上班比较弹性,我一般为了下班早点走,常常来的很早,而她来的很晚,经常到饭点才来,晚上又吃个饭,再回来继续加班。

有一天我生理期,想着早点去可以早点回来休息,正好遇到刚吃完饭回来的她,她当着大领导的面说,走得真早啊。

对比来看,现在的工作确实对女性友好,有的同事们忙着生娃,有娃的忙着奶娃,孩子大了忙着“鸡娃”,有的同事一件家务事能念叨好几遍。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生活没有什么斗志,但还算是安稳。

我觉得公务员,还是更适合没有什么野心和抱负的人来,有种一眼望到头的感觉,我听同事说,基本工资是不会有什么浮动的,几年涨个几百块,未来的发展也是基本平缓的。

但从开发进公务员队伍其实挺滋润的,拿着稳定的工资,日常接点私活,真的挺舒服的。但时常也会怀疑自己的选择,觉得自己还年轻是不是选错了,但人生哪有什么“既要,也要,又要”,平衡一下,内心的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5,

五点下班好不习惯,之前日子有难捱,现在就有多轻松

讲述人:小丁,曾供职某电商平台,现在为三线城市公务员

现在的我,每天都五点下班,特别放松,特别不适应。

大学毕业后,我准备考研,考研失败了之后,我就开始去北京找互联网大厂的工作,由于是小城市出来的,我觉得在大城市里只有做一份这样的工作才能对亲戚朋友说得出口。

找了很多人帮我内推、也学习了很多经验贴,感觉自己能机械性地预判出面试官的那些问题,也准备好了很多应对的话术,面试变成了一种本能反应。

后来,我终于来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大厂,但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容易。

我是一个文科生,但互联网公司笃信“数据为王”,我每天的工作内容是如何让数据显得更好看。还有一次,曾经半年规划的项目,经过多方讨论后,变成了需要在下周就上线run起来,背后的原因是,老板们想看下这个产品短期的成果。

我能理解,这家才崛起的公司,用超越行业的速度异军突起,速度和效率是员工们的砝码,也只有这样,才能做到不断迭代,但背后,是一个个从清晨到清晨的“爆肝”之夜。

去年发生了年轻女员工猝死的事件后,我一点也不感到惊奇,这里就是这样,希望你能越来越接近机器,所以被用到废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引发了HR部门的极大警示,要求我们严格对外保密,还会查看我们的手机。

我们的打卡制度也挺严格的,根本不像是互联网大厂的样子,但也有同事会钻空子,比如让同事截图电脑时间谎称没打上卡,后来被人力部门知道了,打卡就更严格了。

还记得有一天,我才加了一个通宵,准备回去,就接到了HR的电话,找我核实考勤,“你确定吗?有谁能给你作证?你要知道我们都会调查监控的。下次记得,不能这样了。”每一句话都在击溃我的防线,我常常觉得荒诞,每天上班像是去坐牢。

还有就是我和同事的关系,真的很像是生产线上的工友,我除了同事的花名,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也不了解他作为“人”的真实喜好,在这里我们都被默认为,生产线上的一个工具人。

但之前的日子有难捱,现在的日子就有多轻松,我的工作地点离家只有几百米,睡到自然醒去上班,中午还能回家吃饭和午休,晚上下班了我自己开了个游戏直播赚点钱,加上之前在互联网公司工作攒的钱,生活真的很惬意。

我慢慢觉得,这才是生活,所谓的“拼搏”最后不也是向往这样的生活吗?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