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转型的服务商们都在卖什么?

春兰秋菊的数字化转型服务商,面对千差万别的客户,数字化转型服务的市场就像三国前期,大小诸侯林立、人心微妙。

有个客户说他们公司去年一年做了50个数字化转型的项目,最后不知道做了啥,真是神仙般的寂寞、难受,要命的是公司业绩下滑严重,董事长把内部管理层和服务商们骂的那个凄惨呀,但最后董事长还是在服务商的各种神仙策略安利之下,又做了个项目,大家都拭目以待为咋样。

也有客户说他们3年只做了2个数字化转型的项目,当然都是大项目,做的稳扎稳打,还很契合时代风口,现在业务涨了,股价涨了,还有各种名声,名利双收,吹起牛来嗨森的不要不要。

渔歌有时候纳闷,数字化转型本来就难做,因为2B天然难做,更何况是在2B生态里做数字化这种见效慢、见效难、周期长的生意,难度不亚于在盐碱地上要长出森林。可为什么这么多机构和英雄豪杰们乐此不疲、津津乐道的在这盐碱地上拼搏,拼搏的目标和手段是啥?

最早期的数字化转型,服务商们以卖“梦想”为主,不少客户也因为梦想买单。梦想总是美妙、奇幻的,而现实往往一地鸡毛。

后来梦想不够卖了,必须要其他东西加持,并且加持的比重越来越大。于是,有的服务商“梦想+产品”,有的服务商“梦想+产品+数据”,有的服务商“梦想+产品+数据+模型”,也有的服务商“梦想+产品+数据+模型+资源”,还有的服务商“梦想+产品+数据+模型+资源+服务+方法论”,也有的服务商单卖“产品”或者“服务”,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总的来说,现在纯粹因为梦想成交的比重越来越小,大家都越来越务实。

很多服务商通过在“梦想+产品+数据+模型+资源+服务+方法论”的一篮子需求中,切片、切点,找到自己在市场上的立足点,找到自己的机会,也看到自己的局限。

数字化转型服务,在客户需求不标准、可复制程度低的时候,散点的服务往往能有自己的生存机会。这种状况未来会持续多久?未来的市场格局又会怎样?这些问题渔歌也不知道。

有人通过看未来布局现在,但却不一定能熬得过今天或者明天。

有人不想未来,只想要眼前活下来,毕竟只是干饭人。

留言告诉我们,在数字化转型的路上,遇到了什么好玩的事、苦逼的事。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乎?

西湖渔歌,一群互联网人的百态人生。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