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开线下零食店还赚钱吗?

线下零食店需要持续洞察消费者的需求变化。

021年,开线下零食店还赚钱吗?"

文 | 赵小米
出品 | 36氪-未来消费
微信ID | lslb168

线下零食店,并不是一个新奇的概念。

在整个休闲零食市场中,线下渠道仍然是占比超70%的主要销售阵营。此前,来伊份、良品铺子、百草味等零食连锁品牌先后拓出数千家门店;线上起家的三只松鼠也于2018年发力线下渠道。

即便已经出现了头部品牌,在2020年总规模超万亿的休闲零食市场中,将头部玩家的营收额加起来,所占有的市场份额都不到5%。

可见,休闲零食市场仍处于高度分散的状态中。这意味着,在零食赛道中,未来仍有机会跑出下一个估值过百亿的公司。

今年,长沙零食连锁品牌“零食很忙”成了资本看好的对象。5月,零食很忙完成了一轮2.4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资方有红杉中国、高榕资本、启承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

和定位在消费升级,聚焦于一二线城市的良品铺子、三只松鼠等品牌相比,零食很忙主打“面向普通大众的平价零食”,主要拓展区域为华中几个省份,目前在湖南省内已开出近600家门店,门店大小在100平米左右,平均单店日销超过13000元。

与之相反的是,近年来,一些溢价较高的零食品牌业绩却迎来下滑,部分门店也因经营不善而关闭。

在2021年,零食集合店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平价零食,薄利多销

在长沙,走进一家零食很忙的门店,就像走进传统大商超的零食区。我们小时候吃的辣条、豆干、鱼糜、卤味、果干等平价零食在这里都能买到。

零食很忙店内商品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便宜。店内过半零食都是散装小包,通过量贩方式称斤售卖,大部分散称商品,单个算下来不到一元。

与其他自有品牌为主的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零食精选店相比,零食很忙里面的商品种类繁多,来自于不同厂家,如卫龙、盐津铺子等,有意打造“琳琅满目”的用户体验。比如同一类豆干,零食很忙店中陈列了5种,来自于不同厂家。

021年,开线下零食店还赚钱吗?"

可以看出,零食很忙此类纯线下的平价零食集合店,做的是薄利多销生意。创始人晏周为 36氪-未来消费 展示了后台系统上前一日的销售情况,门店数600家,总营收为818万元,客单价为28元。这样算下来,零食很忙在周一工作日那天,平均单店日销仍超13600元。

这个日商数字,在长沙此类新一线城市里的小型零售业态中,处在上游水平。对比便利店,日系便利店在新一线、二线城市平均日商在1万多元;对比三只松鼠和良品铺子,前者曾称东北地区理想状态单店日销能过6000元,后者并未公布过线下店日销数字,但多篇对门店店长的采访报道中称日销也在数千元的范围内。

之所以能实现过万元的日销数字,创始人晏周认为,是因为零食很忙店中商品、价格等各方面,与普通大众的日常零食需求更为匹配。

但相对应的,零食很忙中的散称平价休闲零食,加盟商获得的毛利并不算高。晏周透露,加盟店的毛利为18%。用公开信息作为对比,日系便利店、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的毛利均超30%。

一家零食很忙门店需要招聘5名店员,每人每月工资4000元左右,人工成本为20000元;100平米左右的门店,单店房租大约15000元;电费5000元,一个月总成本大约在40000元左右。

而按照上述单店日销13600的数字计算,单月日销为40万元,18%毛利可赚73000元左右。这样一来,门店单月还有3万元的净利润。

对于湖南二三线城市的居民来说,这个月收入相当之高。大部分加盟商在开了第一家店后,会继续开第二家、第三家门店,最多的加盟商开店超过10家。而零食很忙也更倾向于选择熟悉的合作伙伴,这种合作关系有点像特许加盟。

区域特色生意

零食很忙,是一门区域性色彩浓厚的生意。现阶段,这种门店模型更适合湖南、湖北、江西等华中地区。

首先,在长沙等城市,房价和用人成本比起人均消费能力来说,都相对较低。在生活饮食等方面旺盛的消费欲,也是长沙这座城市诞生数家网红餐饮品牌的原因。

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存在高昂的人力成本和房租,以零食很忙目前薄利多销,商品溢价并不高的门店模型,如果去到这些城市后能否跑通,还要打个问号。

相反,晏周告诉 36氪-未来消费:“在县镇等下沉市场中,门店反而开的更好。”这也是零食很忙在华中地区发展迅速的原因之一,除了目前基本覆盖的湖南,零食很忙的目标市场还有江西、湖北等地。

其次,各地对于零食的消费习惯不同。事实上,在北方城市很难看到的零食集合店,在华中地区并不新奇。晏周统计,在零食很忙刚成立的2017年时,光是长沙一个城市,便有超过2700家的零食集合店,门店数超过100家的连锁品牌都有7个。

所以,湖南等地的消费者,本身对线下购买零食一事的接纳程度与习惯养成,是其余地区的消费者无法想象的。

以北京为例,平日购买零食的渠道主要为便利店和大商超,但其中的零食多为高毛利的昂贵商品,若想购买便宜一点的,只能去临期食品店;若想买更接地气一点的零食,只能上网网购。

在湖南等华中地区,购买零食更像是一个日常家庭消费场景。不仅是逢年过节,平日里,年轻人、小孩子、老人家长,都是零食很忙的消费群体,这使得零食很忙的单店销量可保持稳定。

“长沙消费者购买零食,根本不会想到去便利店购买。”晏周表示。这也可能是目前长沙的便利店仍以芙蓉兴盛、美宜佳为主,日系便利店并不多的主要原因。

同时,各地对于零食的口味喜好也有差异。零食很忙各地区、各店型的门店中,商品品类差异很小,可以说是用同一个模板复制到所有门店中,其中,80%以上的商品短期内不会变化。

零食很忙的商品中,很大一部分是以熟食类的香辣口感吸引消费者的。但各地对于辣的接受度不同。在湖南受欢迎的口味,放在东北就不一定吃得香。所以零食很忙首个扩张省份选择江西,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江西饮食口味和湖南类似。

对此,晏周认为,光是湖南、江西、湖北华中三个省的休闲零食线下市场,就有足够大的想象空间。

保守估计,零食很忙单省门店数在1000家左右时,趋于饱和。那么仅仅将华中三个省打透,零食很忙的总门店数就能达到3000家。

消费习惯迭代

如果说,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的崛起,是消费升级带来的机会,那么此时零食很忙被资本青睐,则是由于年轻人的消费观,重回理性与性价比。

在中国的休闲零食市场中,上游的产品壁垒并不高。

以三只松鼠和良品铺子代表的二代零食品牌为例,其大部分商品来源于国内代工厂,以年轻化的包装与更为规范的食品生产及安全指标,在此前有品类无品牌的休闲零食市场中,从一线白领年轻人身上,打开了认知度。

这些二代品牌,在消费者端产生的溢价主要来源于品牌包装、渠道规模与明星代言等方面。而在食品本身上,部分商品选用原材料更为优质,如牛肉干、果干等,但在口味研发上,仍然趋同,实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创新。

有网友总结过“工厂平价替代零食”,从代工厂网店直接购买的价格比品牌店中价格低一倍不止,但口味却极其相似。

其原因也是由于休闲零食上游产业足够发达,全国各地头部前几名的工厂与最受好评的口味,在行业中早已达到共识。如辣条头部品牌为卫龙等,川渝地区的豆干工厂有好巴食,湖南豆干工厂有劲仔等。想在长保的零食上研制出超越这些专业工厂的独特口味,并不好做。

但近几年,年轻人的消费习惯产生了变化。一方面,与盲从品牌相比,“性价比”成了一二线城市消费者更重视的东西。人们开始不避讳在保证质量的同时,寻找更低价的渠道。

另一方面,对于低线城市以及县镇市场的消费者,正在迎来从夫妻老婆店,到有保障的连锁品牌店的消费升级。

消费习惯迭代,给了零食很忙此类连锁品牌很大的机遇。在2017年,零食很忙在长沙开出第一家门店的时候,良品铺子等品牌已经在华中地区开了几百家门店。但由于定位上的差异,二者并没有正面竞争。

年轻人对休闲零食的喜好趋势,是持续变化的。比如近年,低油、低脂、低糖、低盐的健康零食受人喜爱,也出现了一些新品牌。

对于零食很忙此类,以加盟为主,本质仍为2B供给的连锁品牌而言,如何持续洞察消费者的需求变化,是其能否长远发展的决定因素。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