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爷胤禩的嫡福晋为什么被康熙和雍正厌恶,她真的是妒妇吗

八爷胤禩的嫡福晋为什么被康熙和雍正厌恶,她真的是妒妇吗

雍正四年(1726年)正月初五,雍正皇帝正式向老八廉亲王胤禩(sì)开刀,细数胤禩的种种错误言行,革去了他的黄带子(削去宗籍),让宗人府将其除名。

雍正四年(1726年)正月二十八日,雍正皇帝又下旨,将胤禩的嫡妻郭络罗氏革去福晋头衔、休回外家,并且命令其外家要将郭络罗氏严加看守,不能让她与外界私通消息。

今尔等前去,将朕谕旨降与允禩之妻:革去福金,休回外家。降旨与伊外家人等,另给房屋数间居住,严加看守,不可令其往来潜通信息。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卷之四十》

这位八福晋郭络罗氏,貌似在康熙第一次废太子时期,就被康熙皇帝训斥过。康熙批评郭络罗氏非常善妒,不让胤禩纳妾,害得胤禩差点绝嗣。

胤禩好歹还是有一个儿子的,并且活到了成年,像果亲王允礼,他去世的时候,就无嗣,怎么没见有人责怪允礼的福晋“善妒”呢?

今天就通过史料来了解一下,八爷胤禩到底娶了一个怎样的女人。

八爷胤禩的嫡福晋为什么被康熙和雍正厌恶,她真的是妒妇吗

01

八福晋郭络罗氏,是和硕额驸明尚的女儿。明尚,娶的是安亲王岳乐的第七女为妻。

封和硕安亲王女,为郡主。授其壻明尚,为和硕额驸。

——《清实录·康熙朝实录·卷之三十八》

根据《康熙朝起居注》中记载,郭络罗氏的父亲——和硕额驸明尚,因为诈孙果弼赌博,在康熙二十年(1681年)二月,被康熙判了个“斩监候”。

郭络罗氏的外公岳乐,是顺治皇帝的堂哥,很受顺治的重用。顺治十四年(1657年),顺治皇帝将岳乐由安郡王晋封为“安亲王”。顺治皇帝还收养了岳乐的第二个女儿为养女,封为和硕柔嘉公主,将她许给了靖南王耿精忠的弟弟耿聚忠。和硕柔嘉公主只活到康熙十二年(1673年)七月,年仅21周岁。

而郭络罗氏的母亲,虽然比她的姐姐和硕柔嘉公主活得稍微长些,但在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五月就去世了,年仅25周岁。

那会儿安亲王岳乐还在世,便将郭络罗氏这个外孙女接到自己家中抚养。所以,胤禩娶了郭络罗氏,实际上是与安王府攀上了关系。

但貌似康熙皇帝后来对老八的这个媳妇不是很满意。

八爷胤禩的嫡福晋为什么被康熙和雍正厌恶,她真的是妒妇吗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十月,康熙皇帝不但革去了胤禩的多罗贝勒爵位,还大骂八福晋郭络罗氏没家教、胤禩是个“妻管严”,顺带将安郡王岳乐一家,也一块骂了进去。

再允禩素受制于妻,其妻系安郡王岳乐之女所出。安郡王因谄媚辅政大臣,遂得亲王。其妃系索额图之妹、世祖皇帝时记名之女子。其子马尔浑、景熙、吴尔占等,俱系允禩妻之母舅,并不教训允禩之妻,任其嫉妒行恶,是以允禩迄今,尚未生子。此皆众阿哥所知者。

——《清实录·康熙朝实录·卷之二百三十五》

那会儿正赶上康熙皇帝第一次废太子。康熙得知有一个叫张明德的,曾经给胤禩看过相,说他有当皇帝的命,但胤禩并没有据实上报;而太子胤礽被废之后,胤禩在朝中的好人缘就浮出水面,拥立他为新太子的呼声很高,惹得康熙非常不高兴:这才刚除掉一个能干的太子,结果又来一个更能干的贝勒。

康熙似乎对郭络罗氏的外祖父——岳乐,意见也很大。岳乐在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三月十九日薨逝,当时他还是安亲王。但在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因为有人告发岳乐在管理宗人府时,曾因徇私而枉法裁判,康熙皇帝就将已经去世10余年的岳乐,从亲王降为了郡王。

得旨:岳乐著追革亲王为郡王。

——《清实录·康熙朝实录·卷之二百二》

而岳乐的三娶继福晋赫舍里氏,正好就是索额图的妹妹、也是康熙皇帝元配孝诚皇后的姑姑。按照史书中康熙对元配赫舍里氏的深情样,他理应对赫舍里皇后的娘家人爱屋及乌才对,但康熙显然不是乾隆那样的人。

索额图在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九月,被康熙皇帝下令赐死。但索额图的死,并不能保住胤礽的太子之位。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九月初四,康熙皇帝第一次下令废太子时,就指责胤礽始终想为索额图报仇,害他一直担心自己会被这个儿子给毒死。

从前索额图助伊潜谋大事,朕悉知其情,将索额图处死。今允礽欲为索额图复仇,结成党羽,令朕未卜今日被鸩、明日遇害,昼夜戒慎不宁。

——《清实录·康熙朝实录·卷之二百三十四》

八爷胤禩的嫡福晋为什么被康熙和雍正厌恶,她真的是妒妇吗

康熙在谕旨中训斥八福晋“嫉妒行恶,是以允禩迄今,尚未生子”。可胤禩的儿子弘旺,在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正月初五就已经出生了,生母是妾张氏。康熙骂八福晋的时候,弘旺都已经8个多月大了。而且,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的《玉牒》中记载,那时胤禩府中就已经有一个庶妃王氏了。

如果胤禩真的有被八福晋给“欺负”惨了,康熙怎么会等到他俩成婚快10年了,才替儿子出头(还只是嘴上骂骂,并没有替儿子休妻)?康熙又不是没干过帮人休妻的事。信郡王敖扎的妻子,就是康熙下令给休的,原因就是,信郡王的妻子欺侮自家老公。

我朝先世,曾有旧例。信郡王敖扎之妻,因欺侮其王,圣祖仁皇帝曾令休回外家。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卷之四十》

所以,康熙因对太子胤礽与索额图不满,而岳乐与索额图有姻亲关系,而娶了岳乐外孙女的胤禩又想当太子,所以,康熙才对岳乐以及八福晋表现出极度不满。

八爷胤禩的嫡福晋为什么被康熙和雍正厌恶,她真的是妒妇吗

02

如果真如康熙和雍正所说,八福晋残暴不仁,那老八胤禩自己为什么不休了她呢?

有些人会认为,那是因为胤禩的母亲出身太低,而八福晋的母亲却是和硕格格,胤禩不想失去八福晋外公家这个靠山。

很多人说八王爷胤禩的母亲良妃是“辛者库罪籍”,其实不是。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中记载,良妃其实姓“觉禅”,她家是正黄旗包衣,良妃的父亲阿布鼐(nài)是内管领。

觉禅氏:瑚柱,正黄旗包衣人,世居佛阿拉地方,天聪时来归,原任膳房总领。其子都楞额,原任内管领。孙都尔柏、阿布鼐,俱原任内管领。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卷四十九》

至于“辛者库人”,并不都是指犯罪之人,《清会典》中多处指出,他们是“内管领下食月米人”。

凡管领下,俱为辛者库人。其无地者,十岁以上为一口,月给粮三斗六升。十岁以下为半口,月给粮一斗八升。

——《嘉庆朝钦定大清会典·卷七十六》

雍正四年(1726年)十月十六日的上谕中也有提到,雍正登基后,有将胤禩的舅舅噶达浑等族人,由包衣佐领下撤出。

雍正四年十月十六日,正蓝旗满洲都统公殷德等将阿其那之母舅噶达浑之族人拟入包衣佐领具奏。奉上谕:噶达浑原系包衣佐领下微贱奴才,朕施恩由包衣佐领下撤出,移于旗下,用至内务府总管,此恩伊等岂不知之?

——《世宗宪皇帝上谕八旗》

所以,胤禩的母亲、舅舅,并不是罪籍,而是与包衣差不多的身份。至于康熙说良妃是“辛者库贱妇”、“系贱族”,只是因为在那些姓爱新觉罗的皇族眼中,包衣就是奴才。嘉庆年间的礼亲王昭梿,在《啸亭杂录》中,就称那些内务府包衣人家的女儿为“下贱之女”。

后宫使令者,皆系内务府包衣下贱之女,亦于二十五岁放出,从无久居禁内者,诚盛德事也。

——《啸亭杂录·卷十》

八爷胤禩的嫡福晋为什么被康熙和雍正厌恶,她真的是妒妇吗

尽管胤禩的母舅家地位不高,可他到底是皇帝的儿子,康熙皇帝早年对他也没有多差。胤禩17周岁时,即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三月初二,就被封为多罗贝勒,在那一批同时受封为多罗贝勒的皇子中,胤禩的年龄是最小的。

再比如十八阿哥允衸,他的母亲密嫔还只是个汉族平民女子,连包衣都不算,允衸病重的时候,康熙分外担心,最后还拿太子胤礽没有关心允衸,来当作废太子的一条理由。

所以,哪怕郭络罗氏是固伦公主的女儿,既然嫁给了皇八子胤禩,不论胤禩生母的地位如何,郭络罗氏还是要“以夫为纲”。

从康熙皇帝对后宫女子的喜好来看,他更偏爱那种遵守“三从四德”的小女人。相应地,他也会以这个标准来衡量他的儿媳妇们。

雍正四年(1726年)六月初三所公布的“阿其那罪状四十款”中,有一条,就说胤禩平时并不约束妻子的言行。比如,胤禩与老师何焯在书房内谈事,八福晋可以不避讳外男、在门外大笑,而胤禩因为“怕老婆”,就没有出言阻止。

平日受制于妻。一日与何焯共谈,任听伊妻门外大笑,不知省避。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卷之四十五》

夫妻之间,到底是一方怕另一方,还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外人又如何能知道呢?

八爷胤禩的嫡福晋为什么被康熙和雍正厌恶,她真的是妒妇吗

胤禩应该是个比较随性的人,也难怪他人缘很好。可这在雍正皇帝看来,却成为了缺点。雍正二年(1724年)十一月初二,雍正就以胤禩顶着“廉亲王”的头衔、却用着“多罗贝勒”的待遇,批评胤禩这样做,无非是为了给自己博得一个好名声而已。

近闻廉亲王允禩,过为贬损,凡事俱减于伊为贝勒之时,至将引马悉行撤去。此伊专事诡诈、巧取谦让之名,诳惑愚人、邀其称誉、怀奸败法、心迹昭然。将此晓谕诸王贝勒公等:嗣后再有此等不按定制、过为贬损、以取虚名、紊乱典章者,著宗人府,即行纠参。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卷之二十六》

胤禩这种喜欢“不按定制”的做派,还遗传给了儿子弘旺。乾隆七年(1729年)六月二十二日,乾隆皇帝因为弘旺“在正阳门外过宿”,训斥他不顾祖宗颜面,给皇家丢份儿。

己酉。谕:前据都统盛安奏称,允禩之子弘旺,在正阳门外过宿等语。弘旺本系锢禁之人,朕因笃念皇祖,将伊等释放,加恩赏给红带子,置立产业,俾得生路,伊等自应守分安居,乃复如此妄为,实属不知悛(quān)改。

——《清实录·乾隆朝实录·卷之一百六十九》

八爷胤禩的嫡福晋为什么被康熙和雍正厌恶,她真的是妒妇吗

03

雍正四年(1726年)正月二十八日,雍正皇帝所下的谕旨中,也提到了康熙皇帝在戊子年(即康熙四十七年)将八福晋训斥了之后,八福晋才让胤禩纳进2个小妾,生下了一子一女。

戊子年,圣祖仁皇帝御乾清门,曾特降谕旨云:允禩之妻残刻,皆染伊外家安郡王恶乱之习,几致允禩绝嗣。伊妻闻之恐惧,方容允禩收女婢一二人,仅生一子一女。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卷之四十》

雍正与老八的福晋应该没什么深仇大恨。雍正骂八福晋的那些话,完全是照搬了当年康熙骂八福晋的内容。

雍正就借着八福晋“残刻”这个理由,直接将八福晋给休回了外家。

如果胤禩真的是被逼无奈才被八福晋给管着,那这会儿不是应该高兴得去放鞭炮才对?但事实上,雍正却还要警告胤禩:如果因为妻子被休,就心生怨恨、不好好来上班,不但会害得八福晋小命不保,连他唯一的儿子弘旺,也会被治以重罪。

若因逐回伊妻,怀怨于心,故意托病,不肯行走,必将伊妻处死,伊子亦必治以重罪。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卷之四十》

雍正替胤禩休妻,不但不会得到胤禩的感激,还会遭到胤禩的怨恨。所以,在胤禩心里,压根就没觉得八福晋有什么不好的。

八爷胤禩的嫡福晋为什么被康熙和雍正厌恶,她真的是妒妇吗

而雍正擅自替胤禩休妻,根本不是因为“心疼”自己的弟弟被母老虎欺负,而是因为八福晋支持胤禩与雍正对着干。雍正认为,胤禩心怀异心,八成就是八福晋给鼓动的。

朕即位以来,于允禩无恩不施、无事不教,乃允禩终怀异心,并不悛(quān)改,未必非伊妻唆使所致。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卷之四十》

在雍正的认知里,八福晋应该像胤禩身边的婢女白哥那样,要时时劝胤禩主动向雍正谢罪、请求宽恕,如果胤禩不愿意做,就要“愤恨自缢而死”。

阿其那之妻,不守妇道。圣祖仁皇帝谕旨甚明。皇上降旨遣回母家。伊女婢白哥,劝伊于皇上前谢罪奏恳,乃愤然曰:我丈夫也,岂因妻室之故而求人乎?白哥见伊日在醉乡,屡次劝谏不从,遂愤恨自缢而死。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卷之四十五》

给八爷当福晋还真是不容易啊。帮胤禩拿主意么,康熙和雍正就批评她竟敢不以夫为纲;听胤禩的话么,雍正又批评她不知道时刻劝诫丈夫。横竖八福晋怎么做,都讨不到好。

雍正四年(1726年)二月初七,诸王大臣们纷纷上奏,要求雍正判胤禩死罪。雍正以不能残害兄弟为由,没有将胤禩处死。至于胤禩的妻子,雍正说会再考虑考虑,另外下旨处置。

允禩之妻,朕再详酌另降谕旨。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卷之四十一》

尽管雍正没有直接赐死胤禩,但胤禩还是在雍正四年(1726年)九月初十因病去世,享年45周岁。

顺承郡王锡保奏:阿其那染患呕症,前于初一日奏闻。奉旨将阿其那用心调养,欲食之物,悉著给与。臣遵旨令太监给与调养,至初五日,阿其那病势加增、不进饮食,初十日病故。报闻。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卷之四十八》

胤禩去世后2个多月,即雍正四年(1726年)十二月初三,康亲王等人上奏,要求将胤禩、胤禟的妻、子一并杀掉。雍正皇帝念及胤禩、胤禟虽然大逆不道,但还没做出任何谋反的举动,所以,对其家眷从宽处理。老九胤禟的妻子,也被遣回娘家禁锢。而他们其他的家人,被交给内务府统一安排食宿。

但阿其那、塞思黑之大逆不道虽著,而反叛之事迹未彰。其妻子从宽,免其正法。塞思黑之妻,逐回其家、严加禁锢。阿其那、塞思黑之眷属,交与内务府总管,给与住居养赡。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卷之五十一》

八爷胤禩的嫡福晋为什么被康熙和雍正厌恶,她真的是妒妇吗

结束语

最后八福晋的结局如何,《清实录》中就没有再记载了。

看到很多人说,八福晋最后不但被逼自尽,还被“扬灰”,证据就是,《永宪录》中有提到“仍散骨以伏其辜”:

令庶人允禩妻自尽,仍散骨以伏其辜。

散骨谓扬灰也。一云以庶人殡殓。非邸抄之讹,则宗人府议罪如是耳。

——《永宪录·卷四》

看《永宪录》作者附在后面的解释,八福晋也有可能没有被“扬灰”,只是按庶人的规格下葬了。

《清实录》中,并没有八福晋被“火葬”、“扬灰”的记载。即便是胤禩、胤禟去世之后,王公大臣们也只是要求雍正皇帝将他俩 “戮尸示众”,也没说要“火葬扬灰”。

戊午。诸王文武大臣等合词议奏:阿其那(胤禩)、塞思黑(胤禟)逆天大罪,应戮尸示众。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卷之四十八》

八福晋郭络罗氏的结局是不幸的,但能够遇到一个爱他、懂她的胤禩,想必她也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吧。

作者:长风历史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