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积电的「交」虑

一场疫情黑天鹅重创全球制造业,却带来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的消费需求大涨,让芯片变得跟空气一样重要,也让行业巨头台积电进入高光时刻。然而,木秀于林,风必吹之。近日,美国以提高芯片供应链透明度为由,要求包括台积电在内多家半导体企业提交企业核心数据。台积电将如何抉择?

台积电的「交」虑

作者 | 卓宇
编辑 | 子睿

疫情映照下,台积电从去年以来的财务报表不断向好,全球“缺芯”潮的上演让其产能全线爆满,从而进一步加重它在半导体市场所拥有的话语权。

然而,当一家企业壮大到足以牵制整个全球市场,势必会被裹挟进时代变局的洪流,焦虑也随之到来。

9月,在美国召开的半导体高峰会上,美国以提高芯片供应链透明度为由,要求包括台积电、三星在内多家半导体企业,交出库存量、订单、销售记录等重要数据,限期45天。

如今,距离“通牒”的时间仅剩一周,台积电对外展示的态度也是“一波三折”、扑朔迷离。

10月22日,有媒体报道称台积电表态将会把相关资料提交给美国。消息一出,有关台积电“认怂”、“妥协”的舆论声不绝于耳。

三天后,台积电在回应另一家媒体时又表示:没有也不会提供机密数据。

短短一个月内,台积电的态度几经反转,如实表露出它在限期前夜的踌躇与不安。

一边是涉及客户的机密数据,一边是来自美方的巨大压力。

交还是不交?

1,

最好的时代

台积电最新一季的财报继续亮眼。

数据显示,台积电三季度实现营收4147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953亿元),同比增长16.3%;实现归母净利润1563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359亿元),同比增长13.8%;多项数据均创下单季历史新高。

对比产能爆发的2020年,台积电业绩增速有放缓趋势,但整体来看依然向好,前三季度毛利率稳居50%以上,Q4毛利率业绩展望提至51%-53%。

台积电在Q3电话会议透露:“预计公司产能在2021年和整个2022年都将保持紧张状态。”可见,这一态势有望持续至明年。

这是台积电今年交出的第三份靓丽成绩单。过往数据显示,台积电自去年以来至今,连续七个季度营收同比增长均保持在13%以上。这种增速在其营收站上万亿新台币后前所未有。

从业绩上看,这是属于台积电最好的时代。但把时间线往前推10余年,彼时的台积电正处于至暗时刻。

2009年,国际金融海啸冲击下,全球消费电子支出急剧下降,受到拖累的芯片代工厂订单不断萎缩。时任台积电首席执行官的蔡力行在年初放话:台积电第一季度或将陷入运营亏损境地。

彼时台积电市占率为45%,利润大幅下滑后被迫裁员,蔡力行还推行一种更为严苛的绩效考核制度,遣散了数百名员工。

这种自保方案显然与员工利益相悖。

当时报道,一被裁员工的父亲给已经宣布退休的张忠谋写信,恳求不要裁掉自己的儿子。因为这封信,让张忠谋在董事会用十分钟撤换了培养超十年的CEO蔡力行。

当年78岁的张忠谋重掌台积电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呼唤离职员工回归,他强调:“台积人是台积最重要的资产。”第二件事是请来已经退休的蒋尚义,让他把公司新增的近10亿美金研发费用花出去。

在张忠谋带领下,台积电全力冲刺当时领先的28nm制程芯片,攻克目标后又转向20nm研发。2010年台积电营收同比增长达41.86%,迎来强势复苏。

正是台积电在至暗时刻所坚守的重人才与研发信条,使其逐渐有了与老对头三星掰手腕的力量,也成就了它今天在半导体行业的地位,以及最好的时代。

2,

树大招风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放眼当下全球晶圆代工产业,以台积电、三星、英特尔、联电、格罗方德和中芯国际为代表的头部玩家,按照制程工艺划分:

台积电、三星均实现5nm芯片量产,转而在3nm和2nm制程展开赛跑,所属第一梯队;英特尔和中芯国际刚解决7nm工艺技术问题尚未量产,位于第二梯队;联电和格罗方德相继已表示放弃7nm制程研发,处于第三梯队。

对遵循摩尔定律的半导体产业而言,谁能最快研发出更领先的工艺,意味着谁就能掌握更多话语权。

过去10年,是台积电不断“打怪升级”领跑的10年,制程工艺从28nm、14nm到7nm、5nm远超同行,市场份额力压三星。据市调机构TrendForce统计,台积电今年二季度市占率达52.9%,稳居龙头宝座。

除了制程工艺的绝对优势,台积电的话语权还体现在先进的封装技术上。当前芯片制造的整体生态大致可分为:前端设计,后端制造,封装测试,以及市场投放。

如果将前两步看做芯片的魂和肉,那么封装测试可以算是连接魂和肉,并将其发挥最大功效的血脉结构,被视为延续摩尔定律生命周期的关键。

台积电在封装领域发力多年,当前两大先进封装技术COWOS和InFO都独领风骚。其中,InFO技术刚问世时,台积电曾凭借这一技术,连拿三代苹果订单。

时至今日,台积电在全球半导体所处的地位已经很难撼动。

2020年,疫情黑天鹅重创全球制造业,引发产能停滞、物流断链等一系列供应环节的连锁反应,但却带来手机、电脑及游戏机等电子产品的消费需求大涨。

台积电的「交」虑

供需不匹配的强烈反差迅速在市场形成风暴,“缺芯”现象从汽车产业一路蔓延至PC、手机等消费电子领域。压力传导至芯片代工头上,造成全球芯片代工厂订单暴涨,产能满负荷运转。

尽管台积电在Q3电话会议中透露,其在全球汽车IC市场的占有率只有15%左右,但在智能手机市场,当下它却主掌着手机厂商的产销命脉。

2020年财报显示,智能手机是台积电营收的贡献主力,占比48.18%,较前年增长了23%。今年第三季度,台积电先进制程(7nm与5nm)工艺收入占单季晶圆总收入的52%,两项工艺主要用于高端电子消费品,如今年发布的iPhone 13,处理器便出自台积电代工的5nm工艺。

在尚未缓解的全球“缺芯”潮背景下,产能紧张、芯片涨价、产品延期等已经影响到各个行业。台积电资深副总张晓强表示,芯片不是21世纪的石油,而是跟空气一样重要,未来无所不在。

俗话说树大招风,当芯片变得如空气不可或缺,那么台积电在所难免被推至地缘战略家的视线。

3,

进退两难

美国去年毫无底线的对华为展开“卡脖子”行动后,今年又将手直接伸进半导体行业。

在9月召开的半导体高峰会上,美国以提高芯片供应链透明度为由,要求包括台积电、三星在内多家半导体企业,交出库存量、订单、销售记录等重要数据,限期45天。

美商务部长雷蒙多会上称,美国有很多方法能让企业交出数据;一个月后,美商务部发言人又表示英特尔、英飞凌等多家企业都已表态同意,鼓励其他企业跟进。一红一白两幅面孔,似要将这一无理要求表现成企业的自愿行为。

台积电显然深谙其中的暗流涌动。上世纪80年代,日本半导体企业在世界独领风骚,美国在酝酿信息革命前夜,通过《半导体协定》打压日本,因此让英特尔、三星有了可乘之机,台积电也是受益者。事实上,台积电自创立至今,从人才、管理、技术授权、订单客户以及股东,无一不存在美国印记。

《半导体协定》签订一年后,从美国半导体巨头德州仪器“三号位”出走的张忠谋创办台积电,早期正是通过英特尔的订单,才逐渐有了立身之地。眼下仿佛是历史重演,台积电正站在抉择的十字路口。

去年,台积电宣布斥资120亿美元赴美建厂,当时外界有声音解读为“周旋姿态”,如今看来,从建厂到被要求提交机密数据,台积电的纠结被动已然显而易见。

台积电的「交」虑

张忠谋26日在出席一场论坛时表示,美国半导体制造市场占有率已从曾经的42%降至17%,并直言美国供应链不完整,且生产成本高,要推动半导体本地制造,几乎不可能成功。

交还是不交?台积电的态度一波三折:从最初的“不会透露个别客户的商业机密信息”、“公司目前正在研究对策”,到180度反转,把相关资料提交给美国,再到“没有也不会提供机密数据”。

对于交数据,台积电内心肯定是抗拒的,但美国又是台积电最大市场,2020年财报显示,美国市场占比达61.07%。

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个事可能会变成一个“文字游戏”,比如台积电交了部分数据,但又否认是客户“机密数据”。

11月8日,最终的答卷,只有等台积电自己来揭晓。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