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眼看着他俩,在监狱里离婚。

我亲眼看着他俩,在监狱里离婚。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图片:

01

今天是赵阳第五次来探望陈静静,他终于没再掉眼泪。

同为男人,我觉得赵阳的眼窝真特么浅啊。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爱哭的男人。

每个月的探监日,赵阳都会来看陈静静。他是陈静静的老公。

我们监狱在偏远的郊区。

国家划拨的经费不足,建筑古旧而简陋,整个监狱像一头沉寂的败兽,凸显着灰颓又肃穆的气质。

记得赵阳第一次来探望陈静静时,哭得像一条又灰又老的狗。

他穿灰蓝色衬衫,背黑色大挎包,白色的球鞋边沿,沾满了污黄的泥垢。

监狱门外有一段两公里的水泥路。

因年久失修,一下雨,两旁的土就冲下来,坑洼的路上铺满泥水。

赵阳应该是搭公共汽车来的,然后踉踉跄跄在泥泞里步行了两公里。

他把伞搁在会见室的门口,伞尖滴下的雨水烘托了他悲怆的情绪。

他递给我会见证和身份证,然后从包里掏出一支中华烟,又从小窗口毕恭毕敬地双手捧给我。

我冷硬地说谢谢,这里禁止吸烟。

他有些尴尬地插回烟盒里,灰暗的目光含着急切。

我开了会见单给他,然后用对讲机喊:五监区陈静静,服刑人员家属会见,请带到会见室。

不久,陈静静出来了。蓝白条囚衣,小小的身子,短发干净利落。

赵阳的眼睛像勾了颜色一样,瞬间活起来。

他们面对面坐着,隔着玻璃,拿起电话。

还未开口,赵阳就哭了出来。

陈静静没哭。她握话筒的手有些颤抖:“别难过了,五年就出来了。你好好等我就成。”

半晌,赵阳抹着眼泪说:“我喂了笨笨才出来的,它长胖了三斤,和我一样想你。你在里面吃的住的还行吗?我前几天看《监狱风云》,心里害怕,有人打你吗?”

“没有的事,这里轻松舒坦得没边。你少看那些电影,地球上怕是没有比这更安全的啦,放心吧。”

陈静静咯咯笑,牙齿很白。

赵阳听了,又哭起来。他掏出纸巾来擦,鼻涕裹挟着眼泪,狼狈不堪。

这里每天都在上演苦情戏。

母探女、夫探妻、妹探姐,还有裹着小脚布的老奶奶来探孙女。驼着背瘪着落光牙齿的嘴,老泪纵横。

作为看客的我们,已经麻木得像坚硬的岩石,轻易凿不出任何坑槽。

只是大男人哭成赵阳这样的,还真不多见。

他真是一个痴情的丈夫。

我们一致评价。

会见结束,赵阳把1000元钱和一包东西交给我。

我当着他的面打开检查。

一套新内衣,一个空白的粉色笔记本,封面是一枝怒放的蔷薇。

我开了收据给他。

他说警官谢谢啊,麻烦你们一定帮我照顾好她。

然后没期望我回答,就吸着鼻子走了。

02

我对陈静静好奇。

是怎样一个女人,让凉薄又现实的男人痛哭流涕。

这个监狱总是冷漠得像一把能截断爱情和婚姻的锋利铡刀,很多入狱的女犯都会面临男人的抛弃。

而陈静静,她虽是一只被剥夺自由的笼中鸟,却被赵阳宠爱得扑腾着翅膀。

听她在监区的同事说,她原来是规划局的,因为报批方案时收受贿赂,被判入狱五年。

陈静静写了很长的悔罪书,满纸的真心忏悔。字迹娟秀,文笔卓绝。

在这重重的高墙电网之下,监狱的颜色可以灰得直戳人心。

大多数女犯总是冷硬、对抗、戒备,树起尖锐的刺面对周遭的一切。

而陈静静不同。她是平和的,冷静的,又是积极且昂扬的。

她不拉帮结队,总是孤独前行。

在这个世界上,能让一个女人在失去自由后依旧拥有可以站立的灵魂,大多是因为鲜活饱满的爱情。

所以每当赵阳来看她的时候,她都会在头一天把囚衣洗得干干净净,短发梳得没有一根零乱。

每次她拨打亲情电话时,满脸的红晕像情窦初开的少女,让人为之侧目。

“你给我买的严歌苓的书,很好看。这几天我都在读。”

“我很好啊,你放心,你带给我的内衣很好穿。只是,不要买这么贵的了,你一个人在外面,省着用。”

“这个月我被评为劳动改造积极分子。我很厉害哦,缝纫机用得相当熟练了,这个月产量我最高,其他人都赶不上我。”

“我每天都在写日记,好想你。嗯,你寄的信我收到了,我妈身体不好,你多去看看她。”

这样一个认真悔过、积极改造的陈静静,在我们眼里,是听话且省心的。

转眼两年过去了,赵阳来监狱已经轻车熟路。

每次来,他都会带各种各样的东西给陈静静。

有书、有钱、有生活用品、有护肤品……

他还会在探监日,用MP3放歌给陈静静听。

他把一只耳机抵在听筒上,另一只塞在自己的耳朵里。

音乐总能轻易把人们的感情渲染得生动而坚定。

溪水流淌的缓,

如日子一天一天变短。

珍重,来去,人海,

我只与你风生笑谈。

谁会,给予宽容,

待苦难后不袖手旁观……

在一旁监听的同事不禁感叹,这真是一对痴男怨女。

但早知如此,何必作茧自缚呢。

外面的天空广阔无垠,却非要犯下罪孽,身陷牢狱,一别如雨。

不知怎么地,每次看到他俩隔着玻璃,却不能感受到对方的温度,我都会心痛得厉害。

他们让我想起我的前妻。

有的人没有束缚却渐行渐远,有的人因为束缚却越走越近。

我真希望陈静静能早点出去,和痴情的赵阳过恬淡平庸,却相依相偎的日子。

03

又是一个冬季来临。

监狱的气氛更加死寂。乌鸦在高枝上扑腾,哇哇地叫得凄厉。

很多服刑人员的眼眶里都没有生气。

他们常常望着四四方方的天空,发着陈旧而绵长的呆。

陈静静一直表现良好,减了三次刑。

再有十个月,她就可以自由了。

可赵阳来看她的次数却越来越少。陈静静打亲情电话的时长,也越来越短。

陈静静的母亲来看她,满头银发,脸上的皱纹催化了悲伤。

陈静静哭了。

我很少见她哭。赵阳来看她的时候,她都没有哭过。

我叹了一口气。

会见结束,陈静静的母亲流着泪往外走。到门口时,却突然瘫软地坐在地上。

我跑过去扶起她,倒了一杯热水给她。

她哽咽:警官同志,你要帮我好好看住她啊。赵阳这个王八蛋,我要去告他。他跟别的女人鬼混,这要我们静静咋办啊!

我很震惊。

我甚至不相信她说的那个人是赵阳。

他每次来看陈静静时,都伤心得好像会死去。他对她的那种感情,就像新鲜的骨血,是带着腥气的。

所以怎么可能。

后来赵阳还是来了。

这次,他的手腕上多了一块名贵的机械表。

我开了会见单给他。

他却不疾不徐,跷着腿坐在长椅上等。

陈静静来了,他坐在她对面说话。

可这次,却是愈演愈烈的争吵。

“为什么前天不接我电话?你知道我打亲情电话有多难?”

“在加班啊,你知道我在外面赚钱有多难?”

“你一年能加几次班?你是跟小三鬼混去了吧?啊!”

“别无理取闹好吗?这是监狱。”

“你还知道这是监狱啊,你也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

“你神经病啊!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别疯!”

“她是谁?家住哪?干什么的?长什么样?”

“你要发神经,那我走了。”

赵阳没有犹豫,他挂上听筒就转身离开。

陈静静扔下听筒跳起来朝着他喊,顺着封闭的玻璃窗一直追。

她撞倒了凳子,把一只垃圾筒也踢得远远的。

可隔音玻璃把她的声音屏蔽了。

她就像一个破败的机器,在遭受了经年的启动之后,顿然失声。

里面的女警拉住了她。

她用手疯狂地捶打着窗玻璃,眼泪颓唐而下,嘴唇一张一合。

而赵阳,他听不见任何声音,也根本没有回头。

外面下起雨来。

我站在窗口,看见赵阳坐进一辆黑色高尔夫。

他发动引擎,车轮扬起泥水绝尘而去。

此时的监狱建筑在他背后,只是一个小小的,令人忌讳的缩影。

04

赵阳开始找律师来跟陈静静谈离婚。

大部分时候,陈静静都是沉默的。

到最后她只说一句话:死也不离。

后来陈静静的婆婆来过一次,她劝她,老泪纵横。

她说,你看在我60多岁还没有孙子的情况下,发发慈悲吧。你是坐了牢的人,以后就算出狱,别人也会看不起我儿子……

陈静静握着听筒的手,颤抖得停不下来。

在老人离开前,她终于松口:“要离婚叫那个婊子来见我,否则我死也不离!”

从那时起,陈静静就和监狱大部分女犯一样了。

她开始漠然抵触,迅速而尖锐地长出茂密的刺来。

她不再认真积极。

经常错漏百出,头发也很长时间不洗,乱槽槽地耷拉在头上。

有时候甚至整天躺在监舍里不出来。

她的心上好像有太多的洞在漏风,已无法抵御这个冬天的寒意。

一个月后,赵阳带着一个女人来了。

看起来很年轻,20多岁的样子,锥子状的脸上没有肉感。

貂绒短外套,大冷天穿着丝袜和及膝的高跟皮靴。

赵阳又掏出一支烟给我,看四下无人,又偷偷塞给我一包。

他说何警官,我带我妹妹来看看她,你通融下。

我拒绝了他的烟。

我同情陈静静。

在这狼奔豕突的时代,对陈静静来说,或许早点截断不该再抱有希望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人生主题。

所以我违反了规定,给这个不是直系亲属的年轻女人开了会见单。

我以为见了小三的陈静静会痛哭流涕或者破口大骂,可她居然冷静得像一棵掉光叶子的树。

她看着他们,深深地看,缓缓地看。

年轻女人有点不耐烦:“见也见了,可以签字离婚了吧?”

“你爱他什么?”陈静静问。

“他热情他善良他正义,而且对我很好。你们已经没有感情了,你又是坐牢的人,还抓着他有意思么?”刘慧说。

“善良?正义?哈哈哈!我为什么会在监狱?当初他欠了赌债跪着求我帮他,我才收了别人的贿赂。

我今天叫你来,只是提醒你,一个当初口口声声说爱我等我的男人,连为他坐牢的女人都可以抛弃。你觉得他会如何对你?”

年轻女人听了,眼睫毛垂下去。

她转头看了看赵阳,然后放下听筒、踩着高跟鞋咚咚咚跑了。

赵阳不知道陈静静对她说了什么。

他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撒开腿去追年轻女人。

陈静静放下听筒,闭上眼睛,泪流满面。

05

陈静静和赵阳离了婚,刑满后被释放出狱。

那时我因上次的违规,已经被调到AB门值勤。

我悲悯又漠然地看着她离开。

九月的桂花泛着香气,三角梅也火红地扯开嘴笑,天上飘着几朵慵懒的云。

陈静静带着不多的行李,从缓缓开启的大铁门走了出去。

门口有一尊能识善恶忠奸、能辨是非曲直的石制独角兽。它在阳光下怒目圆睁、俯看人类。

可它能分辨人之好坏么,能看透人心识别人性么?

我满含疑问。

直到陈静静小小的身影,像一团孤寂的青烟慢慢地消逝不见。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陈静静。

06

我们这里有太多这样的女人.

她们犯下鲜红的错误,被法律剥夺了自由和政治权利,也给了爱情和婚姻一个血淋淋的借口。

她们遗忘了最美的记忆,错过了最珍贵的时光。

为了爱情,又盲目地放弃了自己。

每当我想起陈静静,想起那个当初哭得一塌糊涂的男人,我的脊背就冒出寒气。

我曾以为的痴情丈夫在现实而复杂的时光里,终究无法兑现对爱情坚守的诺言。

这场牢狱之灾,可能是陈静静这一生中最徒劳最错误的旅行。

在她离开之后,我时常会听赵阳曾给她听过的那首歌。

结尾的歌词是:

“是的,都会凋零,或早或晚。

愿您,尽量明白,那种平凡。

别等倦离之时,

你仍未迷途知返。”

真希望,陈静静能在爱情的伤害下重振旗鼓。

余生好长,不管往日如何,我们都有获取幸福的权利。

作者:猪小浅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