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被霸凌20年后,我终于讨回了公道

文 | 猪小浅

来源丨猪小浅

1,

2021年4月,我被拉进了小学同学的微信群。

群里很热闹。

大家相互寒暄,聊着现状。我看着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忽然就落了泪。

我想退群,可想了想,忍不住在群里发了一大段话。

发出去后,群里立马安静了。

过了好一会,陆续有人回复,对不起。

我看着这迟来的道歉,百感交集。

这一年,我29岁。已结婚生子,有个爱我的老公,有个可爱的孩子。

有关小学的记忆,我以为已经是不值一提的往事。

可事实上,它一直在我心里,从未过去。

2,

我叫秦芬,1992年出生在福州的一个农村。

有个大我两岁的姐姐,以及一个小我两岁的弟弟。

我从小被寄养在外公外婆家。

2000年,外公去世,外婆身体也不好,爸妈只能将我接了回去。

那时我已经8岁,插班读了一年级。

作为家里的老二,我是被忽视的对象,不受待见。而我的左手臂有块丑陋的胎记,时常遭到别人的嘲笑。

我是孤独而又自卑的。在学校里,像一只迷茫的小鹿。

好在,当时一起插班的,还有个女生。

她叫许倩。

许倩父母之前在外地做生意,2000年才回到老家。

她爸和我爸是小时候的玩伴,她姐和我姐是同班同学,关系也很好。

所以,我和许倩自然而然成了好朋友。

一起手拉手去上学,放学后一起做作业。周末,一起去田野玩。

大雨滂沱后,一块看彩虹,一起憧憬和幻想未来。

她也是家里的老二,我们有着同样的委屈。所以我们好像有聊不完的话题。

而那种感情,叫惺惺相惜。

我以为我和她是最好的朋友,我们的友谊会天长地久。

但一切只是我以为。

故事:被霸凌20年后,我终于讨回了公道

3,

学校也是江湖,班上也有帮派。

女生小团伙,为首的叫穆燕。

她学习好,又能歌善舞,老师同学都喜欢她。

为了迎接六一儿童节,学校要求每个班级出几个节目。穆燕组织了一群女生编排舞蹈。

并没有我,也没有许倩。

我俩都是插班生,和她们不熟,也在意料之中。

一个周末,我照例去找许倩玩。

许倩不在家,她妈说去穆燕家请教数学题去了。

我的心里有一闪而过的难过,然后下意识地去了穆燕家。

到了后,却看到许倩正和她们一块排练舞蹈。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许倩没给我任何解释。我也没有问她,更没有怪她。

我在心里默默为她找了很多理由。

是穆燕选的人,许倩可能是怕我难过,才没和我说吧。

其实,我是太孤单了。

我不敢怪许倩,只要她不嫌弃我,一直和我做朋友就好。

我很珍惜她,不想因为这件事失去她。

我以为这只是个小插曲,可许倩终究让我失望了。

4,

二年级的一天,我和我姐在许倩家写作业。

我有一道数学题不会做,我姐提醒了下思路。

第二天上课,穆燕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这道题不是秦芬做的,是她姐姐做的。”

我很委屈。

穆燕学习好,老师很相信她,根本不听我的解释,直接把我训了一顿。

我觉得很委屈,同时心里又有个大大的疑问,我姐教我的事,穆燕是怎么知道的?

我转身看了眼许倩,发现她正和穆燕相视一笑。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许倩是用出卖我的方式,去换取穆燕的信任,然后打入她们的小团体吧。

我很难过,但更多的是害怕。

我只有许倩一个朋友,如果她不理我,我就真的是一个人了。

所以我只能装聋作哑,视而不见,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可怜的友情。

我依然主动去找许倩玩,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可许倩,和我渐行渐远。

很多时候,她都和穆燕在一起。

看着她们说说笑笑的样子,我只能黯然离开。

大概是二年级下学期,许倩家盖了新房子。

一天下课,我去洗手间时,听到穆燕她们在讨论说去许倩的新家玩。

我低着头,默默走过。

穆燕忽然叫住我说,你和我们一块去吧。

那一刻,我受宠若惊,有点难以置信地问,我可以吗?

穆燕说,当然可以了,都是好朋友啊。

因为这句话,我激动了整整一下午。

放学后,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她们。可到了许倩新家附近,她们一群人就一溜烟地跑了。

我很慌乱,那个地方我从来没去过,也不认识路。

我一边跑,一边焦急地喊她们的名字。

终于在一栋房子附近找到她们。看到我过来,她们都朝我喊,丑八怪来了,快跑啊。

然后她们跑进房子里,关上了门。

我清晰地看到,许倩和她们在一起。她的笑容,看起来格外刺眼。

原来,一切都只是场恶作剧。她们不可能把我当朋友。

那天,我根本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的路才回到家。

我妈见我回来这么晚,狠狠打了我一顿。我哭得撕心裂肺。

可其实比起皮肉之苦,更痛的是心。

我知道,我和许倩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我自认为的纯真友情就这样夭折了。

故事:被霸凌20年后,我终于讨回了公道

5,

这之后,许倩正式加入穆燕的队伍,和我更加疏远。

我形单影只地上学放学,做什么事都独来独往。

可很多事并不会因为我的逃避而消失,反而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穆燕她们不喜欢我,慢慢扩散到班里很多同学都不喜欢我。

只有一个人,是个例外。

他叫李军,坐在我的前排。人很和善,性格也活泼。

很多女生都喜欢他,包括许倩,也包括我。

只不过,许倩的喜欢明目张胆,而我的喜欢只能悄无声息。

李军生日,邀请了班上所有同学。那天,大家都很开心,气氛很热闹。

我有点渴,但饮料离我有些远。于是,我小声问身边一个男生说,可以帮我拿瓶可乐吗?

我没想到他拿着可乐,轻蔑地笑了笑说,想喝这个?

我点点头,正想说谢谢。

他却把可乐倒进自己嘴里,说,想喝自己拿,我才不伺候你。

旁边的同学看着尴尬的我,大笑起来。许倩和穆燕也跟着人群,很夸张地笑了。

好在李军走过来制止了大家,拿了瓶可乐给我。

我却再也喝不下,默默走了。

6,

后来,班里的集体活动我就很少参加了。

我不想再经历那样的难堪。

李军是班里唯一和我说话,肯对我笑的同学。黑暗岁月里,他像一道微弱的光照亮着我。

可不久后,他转学去了广州。我仅存的一丝温暖也消失殆尽。

我更加孤独,常常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望着窗外发呆。

天空中有孤雁飞过,我的眼泪悄无声息地落下。

即便我这样安静,他们也还是不肯放过我。

班里有个男生很淘气,经常故意扯我头发。有次我疼得哭了起来。

正好老师走进来,问我怎么了。

我就说了实话。老师狠狠批了那个男生一顿,还罚他抄书。

于是从那天开始,大家都觉得我爱给老师打小报告。更加讨厌我,疏远我。

关系一度变得很紧张。

我交作业课代表都不愿收,让我直接交给老师。

那时的我,好想转学,好想逃离这一切。

可村里只有这一所学校。转去外村离家远,爸妈肯定是不同意的。

我和家人哭诉。可我妈一点都不理解,她说,要什么朋友呢,上学就是去学习的。

我也曾寄希望于时间,希望会慢慢好起来。

可事情却越演越烈,也让我越来越绝望。

故事:被霸凌20年后,我终于讨回了公道

7,

三年级时,姐姐去了镇上读初中。

同年,弟弟入学读一年级,爸妈叮嘱我要好好照顾他。

一天放学,他在我们教室门口等我一起回家。

班上一个男同学横冲直撞,把弟弟撞倒了,膝盖也擦伤了。

我很心疼,让他给弟弟道歉。

可他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一副挑衅的样子。他叫嚣着说,我就这样,你管得着吗?

说着还往弟弟身上吐口水。

当时,我脑袋的血都往上面涌。我自己受欺负受委屈没什么,但他们不能欺负我的家人。

我忍无可忍,和他扭打在一起。

可我那么瘦小,怎么会是男生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

当时班里很多同学都在,围观我们打架。没有一个人出面制止,也没有人去叫老师。

我带着一身伤,和弟弟哭着回了家,狼狈不堪。

我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软弱。

我去告诉了老师。老师把男生家长叫来谈话。

从此我的处境更加艰难。

班上同学都议论纷纷,说我又打小报告。

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而那个男同学对我怀恨在心,给我起了绰号叫“梅毒”。

那时可能很多同学跟我一样,并不知道这个词的具体含义,唯一能确定的是,这是个不好的绰号。

我无力改变,只能装聋作哑。

一天,我忘了带笔,问我后桌的同学借。他本来已经准备借给我了,旁边的女生说,小心被梅毒传染哦。

他赶紧缩了回去。老师来了之后,帮我借了铅笔。

我用完还给他的时候,他当着我的面直接把笔扔垃圾桶了。

好像只有这样,才可以与我划清界限。

其他同学在旁边起哄“哇哦”,还有人为他的壮举鼓掌。

那一刻,我真的好难堪,甚至想去死。

我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他们都要这样对我?

8,

四年级下学期的时候,许倩全家移民去了加拿大。

那时候,我们已经疏离得像陌生人。

在许倩走后,有次我实在太孤单了,终于鼓起勇气问穆燕,可不可以和我做朋友?

穆燕说,可以啊。

我惊喜得说不出话,我本来不抱希望的,然后我几乎下意识地问她,为什么之前大家都不和我玩啊?

她说,因为许倩说我经常说她们的坏话,所以她们都很讨厌我。

我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大概是我人生里第一次知道人性的可怕,以及对友情的失望。

有天许倩她爸和我爸打电话,许倩让我接电话。

我一直推脱。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想和她说话。

可我爸一把非把电话递给我,许倩在电话那头语气很亲热,她说,秦芬,我好想你,你还好吗?

我很冷淡地说,我很好,我要去写作业了。

说完就把电话塞给了爸爸。

其实,我很想在电话里问许倩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但这样质问,只会影响两家人的感情,让双方家长觉得我不懂事。

所以,还是算了吧。

故事:被霸凌20年后,我终于讨回了公道

9,

五年级和六年级,我依旧是一个人伴着孤独熬完的。

穆燕只是嘴上说,会和我做朋友而已。

很多时候,我真感觉撑不下去。

她们的世界欢声笑语,热闹非凡。而我,永远是冷冷清清,形单影只。

世界给我的只有冷漠和恶意。巨大的孤独和痛苦吞噬着我,让我将近窒息。

后来总算熬到了毕业,我们拍了集体照。

照片里,所有人都在笑,只有我面无表情。

我根本笑不出来。

而大家有多讨厌我呢?有同学把我的头像用小刀挖出来,笑嘻嘻地扔在地上。

我哭着撕掉了自己的毕业照。

我想把这一切都忘掉。

10,

初中时,我没再和他们同班。

我努力学习,做了班干部,班上同学也没有人故意针对我。

许倩、穆燕还有那些人真的成了过去式。

可真的过去了吗?

很多时候,我还是会想起小学时发生的一切。

对于人际交往,我很畏惧。我不敢和人过于亲近,总是担心会被伤害。

初中毕业后,爸妈将我送去了美国。不是上学,而是务工。

家里经济负担太重,他们希望我能赚钱供弟弟读书。

这些年在国外,我经历了一些黑暗,也拥抱了一些温暖。

慢慢适应了国外的生活,也谈了男朋友结了婚,生了孩子,算是站稳了脚跟。

随着年纪增长,我渐渐知道了一个词叫校园霸凌。

弟弟推荐我看一部日本的动画片电影,他说,姐,我看到这部电影时就想起了你,一定要看看。

在一个安静的午后,我去网上翻了这部电影。看着看着就哭了,用完了整整一盒抽纸。

里面的小女孩和我太像了,她明明那么简单善良,却一直被恶意对待。

她不敢看别人的脸,我曾经也是把同学都当成透明的。只有这样,才能苟且偷生。

在为人妻为人母后,我把过往锁起来,不让它们出来作祟。

可是很多次午夜梦回,我还是会想起以前。

想起他们一张张冷漠的脸,嘲讽的笑,想起那个被打趴在地上的下午,身边无助哭泣的弟弟……

心里的伤口很大,丰厚仁慈的时间也无法填平。

这些年,我从来没回去过,也没和大家联系过。

微信盛行后,有些同学加了好友,但也只存在于通讯录。

没想到,会有人把我拉进小学群。

看着那些熟悉的名字,听着他们兴高采烈地谈论着过往,记忆闸门一下子被打开了。

故事:被霸凌20年后,我终于讨回了公道

11,

我想删群退出,可又犹豫了。

我受了那么多折磨,为什么不为自己讨个公道?

如果当时我没撑过来,我可能自杀了,那么群里的每一个人都是间接凶手。

他们还能笑得出来吗?

我在群里发了一段话,讲了曾经的委屈,和他们带给我的伤害。

热闹的群忽然安静下来。

良久,有几个同学发了对不起。但随即就转移话题聊其他的了。

三十多个人,道歉的只有四个。

这里面有许倩和穆燕。

许倩在群里@我,让我加她微信。

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同意了她的好友请求。我想替旧时光里的那个小女孩问个明白,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问了她一连串的为什么。

可她说,她已经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了,只记得我们之前很要好。

我听了觉得很可笑,原来只有我自己深揪着过去不放。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说,秦芬,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一定会站出来说不可以这样,一定会保护你。曾经如果伤害过你,也是年纪太小不懂事,你别往心里去。

看完这句话,我忍不住哭了。

眼泪流成河,洗刷着过往的耻辱。

我还能怎样?说什么都没有意义,我默默删了她。

后来,有一些同学和我私聊。

说她们都道歉了,你就原谅她们吧。都过去了,不要放在心里了。

我看着这些云淡风轻的话,只觉得可笑。而我老公看到那些话,直接炸了。

每个人对别人的痛苦都是隔岸观火。

她们不是我,又怎么能体会我的悲伤和绝望。

很抱歉,我没办法做到原谅。

老公说,不想原谅就不要原谅好了。经历都是成长,所有发生的好事坏事都是在为现在做铺垫。苦尽了,甘就来了。

是啊,现在的我过得挺好,有相爱的丈夫,有可爱的孩子。

这也是上天对我的补偿吧。

说出自己的经历,是希望能帮到那些和我一样遭受过校园霸凌的人。

一定不要因为别人的伤害去怀疑自己,要努力让自己拥抱光明。

也希望学校这片净土,没有霸凌,只有欢乐。

希望孩子的世界,没有伤害,只有友爱。

PS:下图是女主发在微信群里的文字。祝福她往后余生幸福。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