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当意气风发的总监做了“隔壁老王”…

一张聚焦于生活里的智慧、温暖的桌子

故事: 当意气风发的总监做了“隔壁老王”...

文|老白
来源丨我是九爷

手机关了静音后,杨新已经蹲坐了两个小时,双脚麻木,可他不敢动。

这是一个两平方左右的储物间,一角堆了些棉被旧衣和几个纸箱子,另一边有一个模样可笑的娃娃,似笑非笑地看着杨新。

储物间外,传来男人吃饭喝水打游戏的声音,伴随着他的脚步一次次路过储物间门口,他的心一次次提到了嗓子眼儿。

他能看到男人粗壮的小腿,这一定是个身材魁梧的人,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而且身份也不行,如果这时出去,武力不敌,而且以他隔壁老王的隐晦身份,说不定会被打得面目全非。

此刻他有些恨自己,为什么要看这个名叫小雨的女人直播,为什么偏偏又对她动了情,忍受不了诱惑,千里迢迢地跑来陌生城市,干这些网友见面的幼稚勾当。

男人是小雨的老公,这一点她也没瞒着杨新。

从前天开始她说老公出差不在家,杨新就明白了她的想法,继而计划行动,来到这个城市。

小雨接站,两个人一起吃饭,喝了好多啤酒之后,随小雨来到她家里。

可谁也没料到,进屋不久,两个欲望喷发的灵魂刚刚抱在一起进卧室,小雨的老公就在外面叫门,原来小雨反锁了门,他进不来。

情急之下,小雨让杨新躲进了储物间。

如一切恶俗的电影桥段描述的那样,小雨的老公出差提前回来了,目的是想给老婆一个惊喜所以事先没打电话。

听着男人进屋,两个人拥抱,亲吻,小雨还感谢老公给她带的礼物。

杨新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躲在暗处的老鼠,警惕着,惧怕着,担心被发现,刚刚那一点冲动的欲望,早就无影无踪。

他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儿脏。

故事: 当意气风发的总监做了“隔壁老王”...

男人是个游戏迷,很快杨新听到他在客厅打游戏的声音,他不停地怒骂,声音粗哑,低沉,语言冲动,应该是那种火爆脾气。

然后就在男人去洗手间时,杨新松动了一下麻木的双腿。

半躺在那些个旧棉被上面,双脚已然麻木没有了知觉,他不敢揉,怕弄出响动让男人发现。

渐渐,双脚的麻木已然慢慢恢复,但下腹的涨疼却一阵阵加剧。

见面吃饭时不喝啤酒就好了,杨新恨自己的决定。

其实当他看到小雨和直播里长得一样漂亮时,就已然控制不了自己,当时哪管得了什么啤酒白酒,只想着喝酒迷乱抱得佳人归,一时纵欲。

他恨自己管不了下半身,来到这里,更恨此刻的自己,马上又要管不住下半身。

小腹先是涨,继而火辣辣地疼,杨新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被尿憋成这样过,简直就是人生极限。

无奈之下,他的眼角望向了那几个纸箱。

听着客厅里男人在游戏里的怒骂,他小心地尽量不发出声音地坐起身,半蹲着走向那个纸箱。

可这几下肌肉用力,小腹之处更是涨疼难忍,好不容易摸到了纸箱,又担心发出声音。

他小心解开皮带,蹲下身子,对着纸箱壁,一股洪流汹涌而出,可又不得不小心约束着,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他提心吊胆听着外面的声音,盼望着这股洪流早点儿结束,可偏偏,洪流如开了闸的大水一样,无休无止。

忽然,他听到脚步声往储物间这边走来。

杨新用尽全身力气收缩那股洪流,他看到男人粗壮的小腿,男人用粗犷的声音喊小雨:“我记得咱家还有一箱饮料啊,你放哪儿了?”

小雨慌慌张张从卧室跑出来,杨新听到她着急慌乱的声音,她说:“饮料这两天我拿给同事了,冰箱里有鲜榨的果汁,我给你倒上。”

男人抱怨了一声,说:“我不爱喝那个,明天想着买饮料啊。”

小雨嗯嗯啊啊地说好。

杨新松了一口气,此时才回过神来,发现依旧没控制住,裤子湿了。

他畏缩小心,慢慢半躺在那堆旧衣和棉被上,伸开双腿晾着,忽然觉得人生从来没有这么一个时刻,如此狼狈。

而一天前,他还在会议上目空一切地批评几个下属,原因不过是因为一个下属粗心,把小礼物送错了客户。

杨新上纲上线,从小事谈起,洋洋洒洒说了一个多小时,他就喜欢这种别人认真听自己讲话的感觉,哪怕是假装。

昨天晚上,他还接受客户的宴请,身为主宾的他客气地致词,豪气地敬酒,眼睛有意无意地扫过客户带来的女下属的胸。

可谁能料到,眼下这个如老鼠一样,在黑暗的储物间里,伸开双腿一动不动自然风干秽物的人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杨总监呢。

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恨不得抽自己的耳光。

可他不敢,他怕男人听见。

杨新听得清清楚楚,小雨一直在劝老公休息,老公嗯嗯啊啊应着,终于关了电脑。

两个人开始在沙发上调笑,杨新着急,他只想快点等两人上床,他好逃离这个鬼地方。

他也能听得出,小雨在努力,她的声音里还带着些许惶恐不安,大概也是怕老公发现杨新。

起初杨新还有些怀疑自己遭遇到了仙人跳,他回想自己那么几回风流事,从来没遇见过老公突然回家的情形,怎么这次就遇见了?

但当小雨把他塞进储物间时,他心里稍安,现在又听到小雨柔声劝老公早点休息,心里竟然生出一些感动出来。

这感动并非是郎情妾意的感动,而是当身处险境时,有个人能救你一把的感动。

终于,在小雨的柔情劝说下,男人进了卧室。

客厅里黑了灯,储物间也黑了,杨新有了一些安全感。

他隐约能听到两个人在卧室里嘻闹的声音,这声音渐渐热烈起来时,杨新觉得,是该走的时刻了。

他小心地拉开储物间的门,外面一团黑,他轻轻从储物间里爬出来,不敢触碰任何东西,凭借着进门时的记忆往门边慢慢爬着。

终于走到了门前,杨新忽地站起来,手握把手,轻轻一旋。

把手倒是旋动了,可门拉不开。他又用力旋了几下,门还是拉不开。

这时他才明白过来,原来门从里面反锁了,这是大部分人的习惯。

一般这样的锁都是有个反锁开关的,他用手摸索着,试图寻找反锁开关,可就在这时,头顶的灯,突然亮了。

杨新吓了一跳,本能地伏下身子蹲在地上,他甚至想好了对策,如果是小雨的老公,那么他拼尽一切全力也要逃出去。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男人是失去理智的。

他胆怯地转头看向客厅,客厅黑乎乎的,一个人也没有。

原来门上有感应开关,对应着头顶的小灯,也是为了进门后方便。

借着微弱的灯光,杨新终于看到了反锁开关,他已不顾得任何危险,仿佛那个开关就是唯一的逃生通道,慌乱中,他拧反了方向,开关转了一圈之后,他拉门,门还是不开。

杨新觉得,人生从来没有这么一个时刻如此可怕,门怎么会打不开?

情急之下,他看了一眼客厅和头顶亮闪闪的光,轻手轻脚又爬了回去。

故事: 当意气风发的总监做了“隔壁老王”...

储物间里一片黑暗,还有种难闻的汗味加尿骚味儿,杨新刚刚爬进去,手就沾了一大片从纸箱里流出来的尿液。

他气愤地甩手,却打到了另一个纸箱,发出嘭的一声。

他吓了一跳,顾不得脏乱,急忙把身子缩进储物间,轻轻拉上门。

细听了一下,卧室里面没有了方才的动静,隐约听到床在响,杨新又气又恼,这响声本该是自己和小雨一起造出来的,但没想到现在另一个男人和她在一起,他却躲在这里,一动也不敢动。

多么可笑,多么委屈,甚至还有些愤怒。

念头忽然就转过来,这个时候,自己怎么还有这么多心思想这种事儿呢?难道真的要等到明天早上小雨的老公发现?

或是福至心灵,杨新突然意识到,自己扭反了那个反锁开关。

片刻,他悄悄拉开门,又爬出去,轻手轻脚,半爬半走,狼狈地走到玄关那里。

灯还亮着,他看准了门开关,反方向扭了两圈,旋转门把手,轻轻一拉,门开了。

门外吹进来的微凉空气,让他觉得从未有过的舒服。

匆忙逃出的杨新,从楼里下电梯,走到小区,忽然觉得,自由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好在随身带着胸包,什么也没有丢,他开了酒店,嫌弃地把衣服脱下来扔在洗脸池里开始洗澡,仿佛要洗掉自己身上所有的委屈和惊惧。

水流冲向他的头,他狠狠地甩着头发,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底涌起,涌向喉头,他怒吼了一声,头嗡嗡作响。

他在想,自己这是在干什么?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差点儿被捉奸吗?

幸好,没有被发现。

接下来整整一夜,杨新都没有睡好,梦一个接一个交叠。

一会儿梦见自己被小雨的老公按在地下摩擦,一会儿又梦见自己在一个很小的盒子里气都喘不过来,一会儿又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狗被链子牢牢拴住。

后来终于睡着了,一觉睡到了十点。

醒来后他想,为什么小雨一个电话也没有打来,后来想起来,原来昨天晚上进储藏室时,他把手机调了静音。

急忙拿过手机看,却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小雨果然一个电话也没打来。

难道她被老公发现了?或者老公一直在家她不敢打电话?杨新暗暗为她担心。

但片刻,他就哂笑自己的担心,本就是一面之缘,她就是被老公暴打,与我何干?

带着这种私心和无所谓,他穿上了洗净后用吹风机吹干了的衣服,去了车站。

他甚至有些害怕小雨跟他联系,向他求助。

故事: 当意气风发的总监做了“隔壁老王”...

那之后,小雨一直没和他联系。

杨新也不敢和她联系,不仅不敢和她联系,所有和他风流有关的人物,他都不敢再联系。

这一次虽然没有湿鞋,但他却再也不想去河边了。

直到有一天,他在手机上看到了一个剪辑过的视频。

视频的名字很标题党:偷情的老王差点被捉奸,监控纪录下了他的逃跑行为。

他笑,这不和自己的经历一样吗。

带着好奇的比对想法和幸灾乐祸的心思,他漫不经心地打开了那个视频。

结果,越看越心惊。

视频很显然是几个监控拍下来的,而且用的全是红外监控,从储藏室开始,那个所谓老王的蹲坐,小心,后来拉过纸箱做不可描述之事等等。

虽然人物模糊,脸上还打了马赛克,但很明显,这个就是自己。

当他看到自己两次到门边,在那个储物间里像狗一样进进出出时,心里的愤怒到了极点。

他给小雨发微信,却发现已被拉黑。

终于冷静下来的杨新,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来,他以为不是圈套,结果还是圈套。

看着那个视频已经有上百万的点击率,还有后面那些活该,哈哈哈,引以为戒,老王该死之类的评论,他恶狠狠地在后面写评论:

这样做好吗?算不算侵犯个人隐私?现在有些人良心让狗吃了,为了流量没有底线,你们还是人吗?

可是想了想,他没有发出去这个评论。

他怕后续,但现在已经可能会有后续了。

他长叹一口气,虽然是在自己家里,可那天储藏室里的感觉,再一次汹涌而至。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